当前位置 :

独立的净评估数据支撑:BDM公司四十年兴衰

2019-09-19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尚子絜访问次数:

BDM公司与净评估办公室的渊源

隶属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的净评估办公室被称为国防部的内部智库,然而它组织的研究活动和推出的研究产品往往并非一家之作,除净评估办公室之外还需要其他政府和军方单位的配合,以及大量来自地方企业和智库的智慧投入。特别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安德鲁·马歇尔执掌净评估办公室后,为净评估归纳了一套任务框架“首先进行基础评估,识别出核心不对称性,其次识别出重要的不确定性,最后发现新兴问题和潜在的重要机会”1之后,BDM公司便因着“基础评估”数据而成为其中重要的一员,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中期一直与净评估办公室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1973年9月1日,时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的基辛格签署《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186号》(简称备忘录第186号),展开了首次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净评估活动,要求国防部在国安委的咨询和国务院及中央情报主管的协助下,对美苏生成、维护和采用军事力量的比较成本进行评估。然而,第一阶段研究的过程和结果都不尽如人意,虽然在净评估创始人及净评估办公室主任安德鲁·马歇尔的监督下完成,但跨部门的工作性质也注定无法避免美国政府官僚主义的负面影响,这最终也体现在研究成果的质量上。

马歇尔发现跨部门合作不仅难以获取关键数据,且相互之间的争执和妥协也会使研究结论变得平庸。因此,他决定在第二阶段的净评估工作中启用BDM公司的菲利普·卡伯作为领导,带领一支由高级军官组成的团队对北约和华约战术空军力量开展比较研究,并建设一个北约-华约军事力量数据库。1975年底结束第二阶段评估后,马歇尔直接签署合同,令卡伯引入BDM公司的分析师取代之前的军官团队承接欧洲军事平衡的研究工作,彻底摆脱官僚障碍开展由净评估办公室主导的独立研究。此后,一系列由净评估办公室资助和管理,并由卡伯和BDM公司操作的长期研究计划被统称为186计划,与备忘录第186号相对应,来自BDM的团队一直作为地方承包单位深度参与该计划,直到九十年代中期。

对马歇尔和净评估办公室而言,BDM公司对其最重要的贡献无疑是从第二阶段净评估工作开始建设的北约-华约军事力量数据库。由于感到无法从美国情报机构和军队同行那里获得充足的数据支持,马歇尔决定由卡伯牵头建设一个独立运转且持续扩充的数据库,时任国防部长施莱辛格对此也持认可态度,在第二阶段评估工作中就对卡伯表示希望看到敌对双方军事力量随时间变化的趋势数据,以此观察竞争态势的发展。最终,这个聚焦北约和华约军事力量的数据库囊括了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末双方的传统军事力量和战区核力量数据,其中包括美苏对中欧地区的增兵部署,以及双方后备力量动员的相关数据,该数据库是马歇尔开展净评估重要且坚实的工作基础。正是基于这些数据,净评估办公室完成了第一份详尽的北约和华约军力平衡评估报告,对双方在欧洲中部的兵力和武器装备进行了定量比较分析。2菲利普·伯于1988年离开BDM公司,此后,他的团队由成员约翰·米莱姆接任领导,继续执掌186计划为净评估办公室服务至1996年。3

BDM公司的起源和兴盛

BDM公司于1959年成立于纽约,公司名称取自三位创始人——约瑟夫·布拉多克、伯纳德·邓恩和丹尼尔·麦克唐纳的姓氏。三位创始人均在纽约的福坦莫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并且都曾在大学教授物理学,此外还曾作为顾问或承包方为海军研究办公室和原子能委员会等单位提供过服务,三人在导弹系统分析、电子仪器、放射物理学和应用光学方面拥有丰富深厚的学识和经验。BDM公司的业务也一直以技术服务为核心,为系统测试和开发计划提供理论分析支持,其业务主要涉及导弹弹道分析与设计、导弹系统测试和评估、核辐射对导弹制导和电子器件的影响、防空反导系统的设计和评估以及战争想定模拟等方面。

1960年,BDM公司为了获得更多业务机会而迁往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靠近布利斯堡的美国陆军防空中心、白沙导弹靶场和霍洛曼空军基地,此后十年中,公司的年销售额从50万美元飞快增长到400万美元。然而,随着公司的不断发展,六十年代末期BDM公司的服务对象已经不再局限于周边的军事单位,埃尔帕索能够提供的商业机会已经不足以支持BDM公司进一步扩张,同时偏远的地理位置也已经成为服务客户的不利因素。七十年代初,BDM公司决定再次迁址至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的泰森斯角。

作为一个尚在发展初期的新商业区,泰森斯角以其低廉的租金吸引了BDM高层的兴趣,但更重要的是其地理位置靠近华盛顿区,而泰森斯角也确实成就了BDM公司的又一次飞跃式发展。借助邻近机场和高速公路网的位置优势,BDM公司得以畅通往来五角大楼,进一步扩展了与陆军之外其他军种的合作。搬至泰森斯角的第一个十年,BDM公司的合同收入便增长了十倍,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更以每年两位数的比例增长,1992年BDM公司的合同收入就超过4亿美元。4

作为一家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BDM公司的盈利模式极度依赖政府合同,这一点在其近四十年的存续期间中都没有发生变化。根据BDM公司1996年的年报,来自国防部的合同占全年收入的36%,来自国际防务机构的合同收入占27%, 另有20%来自其他民间政府机构,只有17%的收入源自商业客户5。鉴于美国国防预算于八十年代开始飞速增长,BDM公司得以依靠与国防部合作实现跨越式发展是不难想象的,然而随着联邦预算的回落,航空航天产业的格局变革也是可以预见的。

BDM公司初次易主和新生的波多马克基金会

1988年,BDM公司被福特汽车公司的国防产业子公司福特航空航天以4.25亿美元的价格首次收购。根据当年的新闻报道,福特航空航天和BDM公司都深度参与了美国星球大战计划,尤其是在作战管理层面控制与指挥系统的研究方面,因此,对当时的双方而言,两者联合有助在该领域获得更大型更优质的项目。福特公司的管理层也表示收购BDM公司的本质是收购其人才库,特别是获得其在研发初期的强大专业能力6。不过,在1988年还有另一件与净评估办公室密切相关而值得注意的事件发生——菲利普·卡伯作为BDM公司十五年来负责净评估办公室有关项目的重要中间人和领导者,以及深度参与净评估办公室数据整理、兵棋推演和美苏及北约华约竞争性评估研究的专家,在公司被福特收购的同年离职,加入了布拉多克、邓恩和麦克唐纳三位创始人于同年新赞助成立的波多马克基金会,出任高级研究员,并于2012年成为该基金会总裁。

根据官方介绍,波多马克基金会是一家独立非营利研究组织,致力改善公共讨论的质量和国家政策的制定,主要收入来自捐款和基金会赞助。基金会的团队集合了来自战略与政策、情报、核物理、医学技术、教育和兵棋推演等领域的政府、军事及私营企业专家,为政府和私营企业设计并操作战略演习和模拟,组织闭门和公开研讨会,发布各类报告和政策简报,在国会各大委员会出席作证,并向美国及全球的新闻媒体提供分析和评论文章。在工作过程中,基金会得以与美国国会的关键决策者、国防部和其他行政机关的官员以及盟国政府代表频繁接触与合作。

在成立之后的前二十五年间,波多马克基金会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后冷战时代的国防经济、国家产业竞争力和中国的军事崛起等方面。在至今的整整三十年中,波多马克基金会协助东欧和前苏联国家通过准备并加入北约的方式融入西方阵营,为这些国家的领导者组织了上千场培训课程,同时在该地区主持过十多次国会访问。总体而言,基金会的研究领域集中在中国军事、跨大西洋同盟和欧洲安全以及核战略与核力量方面。其中,对中国军事的研究涉及八十年代后的军事发展趋势、中国的国防经济和投资、解放军第二炮兵、解放军兵力投送能力以及地区安全和美国盟友作用几个方面。跨大西洋研究则包括北约的未来、新一代战争、波罗的海安全、乌克兰的混合战争、九十年代后俄罗斯军事的发展趋势和战略部队等方面。7

虽然从公开信息来看,卡伯离开BDM公司后没再参与净评估办公室的工作,但他也并未远离以马歇尔为核心的人脉圈子和以兵棋推演为基础的净评估工作。他在苏联和华约研究方面深厚的积累无疑使其成为波多马克基金会的灵魂人物之一,基金会关注的研究方向也是对净评估办公室在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关注焦点的进一步延伸。另外,曾经长期服务于净评估办公室,并在战略预算与评估中心工作的巴里·沃茨从2014年也开始在波多马克基金会担任高级研究员。

波多马克基金会拥有一套名为“霸主”的兵棋推演系统,可以为分析师和战略学家提供交互式的模拟体验。基于战术、战役、战区和战略多个分析层面的开源和解密数据点,“霸主”可以使参与者通过不同的想定测试过去的假设并发展新的作战概念。美国及盟国政府机构、军事院校、国家安全承包商和私营企业都是这套系统的用户。8

从公开信息来看,波多马克基金会曾在2015年开展过两次关于中国的兵棋推演活动,一次是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为预备晋升的战地军官开办的学习班上,要求军官和学者面对中美两国以及其他亚太地区国家所面临的挑战,相互竞争已实现他们在该地区的长期目标。9

另一次则通过推演研究中国如何使用非战争手段在南海获取优势,根据得到的结果,波多马克基金会认为如果中国坚守外交主动权打持久战就可以在南海不战而胜,而美国在亚洲的地位则会变为一个存在却无关紧要的局外人。同时,由于东盟极易分裂,印尼也复杂难测,所以东南亚地区很难出现独立的第三个国家阵营。而在几乎所有场景中日本都会坚守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并且很容易将亚洲推向两极平衡的格局,其中俄罗斯的平衡力量和武器装备投入也会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如果在太平洋发生战事,几乎所有的模拟都会将前线选择在第一岛链,菲律宾将是重要的资产,因此美国要在南海发挥影响力就非常需要菲律宾群岛提供的战略纵深。关于这次推演最后值得注意的是小型核弹头的使用门槛低得惊人,如果战术核武器能够阻止战事升级,那么在军事上就是可用的。10

2014年发生克里米亚事件之后,卡伯还曾接受乌克兰政府邀请在2014至2016年间先后25次到访作战区,考察前线并采访指挥官,期间在国会发表证词强烈支持美国增加军事援助,并且由他撰写的《俄乌战争的教训》在陆军中得到广泛传阅。2017年中,作为对俄罗斯军事威胁研究的进一步拓展,在卡伯的带领下,波多马克基金会与波兰的普拉斯基基金会在华沙联合举办了一次针对俄罗斯对波罗的海及波兰军事威胁的兵棋推演。前北约驻欧洲部队指挥官菲利普·布里德洛夫将军以及波兰和其他国家政府代表均出席了活动,而据此推演形成的报告也直接提交给了波兰防长和副防长。11

BDM公司的归宿

在波多马克基金会稳步发展的同时,BDM公司却在接下来的十年中经历了命途多舛的轮番收购,几经易手后最终于1997年失去独立资质。1990年,BDM公司首次被收购后仅两年,福特航空航天就被洛拉尔公司收购,同时洛拉尔公司决定将其中的BDM公司以1.3亿美元转卖给投资公司卡莱尔集团。这个收购价格不足1988年的1/3,分析人员认为正是五角大楼削减开支导致了国防相关产业的贬值。有趣的是,前国防部长卡卢奇当时正担任卡莱尔集团的董事会副主席,并在收购BDM公司后被任命为后者的董事会主席,他在采访中表示:“我们认为BDM是一家极其专业的服务公司,我们很高兴有机会重新建立一个独立的BDM公司”。1995年卡莱尔集团决定将BDM公司公开上市,到1997年卡莱尔集团仅持有BDM公司26%的股份,而BDM公司的规模也进一步扩大,甚至将业务延伸至沙特,再次转卖使卡莱尔集团获利650%。12

1997年,美国天合公司以9.75亿美元的价格兼并BDM公司以拓展其政府信息和商业服务业务。这次兼并为天合的政府服务增添了非国防类业务,也扩展了它的商业业务和国际市场。在观察家看来,这一举措与同时期其他航空航天企业的并购行为一样,都是为了应对联邦国防预算下滑而寻求多样化的措施,同时,这一时期政府的IT项目采购也变得更为复杂综合,更青睐签署一揽子采购协议。因此,正如天合公司高层和专家所言,在这样的形势下公司规模越大越好,需要更多样的能力和多层次的市场。13

鉴于两家专注系统集成的公司都在联邦市场占有不小的份额,但却聚焦不同的领域,这对天合公司而言是一笔绝佳的买卖,但BDM公司就此失去了独立地位。一位投资专家认为BDM的目的更有可能是为了变现,对作为股东的卡莱尔集团而言这是个退场的好时机。BDM公司负责人表示变现的确是目的之一,卡莱尔集团通过两笔资金实现了对BDM的投资,在到期之前需要让投资者获利14。另外,由于天合公司属于国防部弹道导弹防御计划的竞标者之一,而BDM公司却负责评估竞标者提供的材料,因此被联邦贸易委员会判定不合规。最终,BDM公司负责该评测的业务部分被拆分转卖给了另一家公司15

然而这仍旧不是故事的结局,2002年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以每股60美元的价格兼并了天合公司,同时将天合汽车剥离卖给了黑石集团。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全球防务企业,在国防与商业电子器件、系统集成、信息技术以及核与非核造船和系统等领域提供技术先进和具有创新性的产品、服务及解决方案。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表示,公司在电子器件和系统集成方面的能力结合天合公司在太空和系统方面的专长,将为国家卫星和导弹防御领域做出巨大贡献,并通过加强太空和信息技术业务,以及增添通信技术和能力推进公司的长远战略目标16。自此,被天合公司兼并的原属于BDM公司团队和业务被并入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后者至今仍维持着BDM公司在泰森斯角的主要办公设施。

根据公开信息,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仍然提供与兵棋推演相关的服务,2004年,美国陆军签署服务合同要求公司为新成立的陆军研究、发展及工程指挥部提供包括研究分析、规划、组织支持、报告、训练需求、兵棋推演与战场情景模拟、数据库开发及支持在内的服务。这一项目将交由公司信息技术部门的模拟、分析及训练系统分部完成,而诺格公司在项目管理、战略规划、研究分析、建模仿真、兵棋推演、联合部队转型及信息管理方面的专长使其有充足的能力支持指挥部技术部署的任务。17

结语

BDM公司1974至1996年持续建设的北约华约军事力量数据库不仅是净评估办公室开展推演并撰写评估报告最重要的基石,同时也被认为是西方国家在该领域最权威的数据库。如今,我们仍不知道马歇尔运用何种协议文字来确保数据库建设工作的持续性和独立性,也无法确切地知道数据库资产的最终所有权在何,但最终的归属无外乎三种猜测。一方面,作为政府外包服务合同的最终产品,在合同及服务终止后数据库有可能成为单独所有的资产为净评估办公室完全掌握。另一方面,诺格公司作为BDM公司全部资产的最终收购方可能仍保持数据库的所有权。最后,虽然在卡伯的离职和波多马克基金会的创立之后186计划仍在进行且合同关系并未转让,但鉴于卡伯本人和基金会的研究深深植根于过去在净评估办公室的研究经验,如果数据库仍然存在,波多马克基金会或许仍有对数据库的访问和使用权,甚至可能负责冷战后军事数据的继续更新。尽管疑惑重重,但毋庸质疑的是,马歇尔利用灵活的“体制外”力量抵消了“体制内”官僚主义带来的阻力和弊端,为净评估项目的顺利进行开辟了一条独立自主之路。

时移事迁,曾经名噪一时的BDM公司最终随着时代的浪潮逐渐湮没在时光里,然而它的经验和成就却足以使它的名字得到传承。以卡伯为标志人物的波多马克基金会延续了BDM公司在与净评估办公室合作中习得的研究方式,继续关注和收集中俄两国冷战后期至今的军事发展趋势,基于开源数据运用兵棋推演的方法对北约与俄罗斯和中美在亚太的竞争开展评估研究。而BDM公司的导弹技术和IT人员经过市场和产业格局的巨大变迁,也得以在更广大的平台和更多样的市场中为美国及其盟友的航空航天事业做出贡献。

 

【1】真溱:《国家智囊:兰德公司如何影响世界》,电子工业出版社,2019年6月第1版,第447页。

【2】同上,第448页。

【3】Krepinevich,Andrew F.,The Last Warrior: Andrew Marshall and the Shaping of Modern American Defense Strategy. Basic Books. Kindle 版本.

【4】Ceruzzi,Paul. E., Internet Alley: High Technology in Tysons Corner, 1945-2005. The MITPress.

【5】Annual Report (12/31/96), https://www.secinfo.com/dQyb4.8d.htm?Find=simulation#3cld.

【6】Risen,James, “Ford Aerospace to Buy Defense Research Firm: Company Says It’s Paying for BDM’s Talent Pool,” Los Angeles Times, May 28 1988.

【7】The Potomac Foundation Official Site, www.potomacfoundation.com.

【8】同上。

【9】The Potomac Foundation, “The Hertog Summer Study,” May 8, 2015, www.potomacfoundation.com/2015/05/the-hertog-summer-study.

【10】The Lowy Institute, “Hengemon: Wargaming the South China Sea,” The Interpreter,August 8, 2015, https://www.lowyinstitute.org/the-interpreter/hegemon-wargaming-south-china-sea.

【11】Warsaw Security Forum, “A War Game of Pulaski Foundation and Potomac Foundation with Gen. Breedlove’s Participation,” 2017,https://warsawsecurityforum.org/a-war-game-of-pulaski-foundation-and-potomac-foundation-with-gen-breedloves-participation/.

【12】Takahashi, Dean, “Ford Aerospace Buyer Will Sell BDM Subsidiary,” Sep 19, 1990, Los Angeles Times,https://www.latimes.com/archives/la-xpm-1990-09-19-fi-788-story.html;MacGillis, Alec, “The Billionaires’ Loophole: A tax law helps David Rubenstein perform major patriotic philanthropic works. Is it fair?” March 6, 2016, TheNew Yorker,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6/03/14/david-rubenstein-and-the-carried-interest-dilemma.

【13】Wakeman, Nick, “TRWDeal: ‘A Watershed Event’,”Dec 04, 1997, Washington Technology,https://washingtontechnology.com/articles/1997/12/04/trw-deal-a-watershed-event.aspx.

【14】Bloomberg News, “TRW Agrees to Buy BDM for $975 Million,” Nov 22, 1997, Los Angeles Times, https://www.latimes.com/archives/la-xpm-1997-nov-22-fi-56438-story.html.

【15】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TRW Agrees to Divest BDM Assets to Settle FTC Charges,”Dec24, 1997,https://www.ftc.gov/news-events/press-releases/1997/12/trw-agrees-divest-bdm-assets-settle-ftc-charges.

【16】Northrop Grumman Newsroom, “Northrop Grumman Proposes to Acquire TRW,”Feb 22, 2002, https://news.northropgrumman.com/news/releases/northrop-grumman-proposes-to-acquire-trw;“Northrop Grumman to Acquire TRW for $60 per share in Stock,”Jul 01, 2002,https://news.northropgrumman.com/news/releases/northrop-grumman-to-acquire-trw-for-60-per-share-in-stock.

【17】Northrop Grumman Newsroom, “U.S.Army Awards Contract to Northrop Grumman to Provide Programmatic Support to RDECOM Headquarters,” Feb 05,2004,https://news.northropgrumman.com/news/releases/u-s-army-awards-contract-to-northrop-grumman-to-provide-programmatic-support-to-rdecom-headquarters.

 

[责任编辑:huangxx]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