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美国空军网络力量基本情况

2019-09-09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明磊访问次数:

一、前言

在美国网络司令部从美国战略司令部独立出来成为第十个联合作战司令部之后,作为美国网络司令部军种组成司令部之一的空军网络司令部也随即成立,司令部驻地是马里兰州的米德堡,支撑空军网络司令部网络力量建设和运用的是美国空军第24航空队。1


图1-1 美国空军网络司令部徽标(左)和美国空军第24航空队徽标(右)

 

划归美国空军网络司令部的第24航空队在力量编成上被重组为三大分支,分别是:第624作战中心(624th Operations Center)、第67网络空间联队(67th Cyberspace Wing)和第688网络空间联队(688th Cyberspace Wing)。2



图1-2 空军网络司令部基本组成结构

 

二、第624作战中心

第624作战中心位于得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拉卡兰联合基地(Joint Base San Antonio-Lackland, Texas.),隶属于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的第24航空队,该作战中心通过第24航空队接受美国网络司令部下达的命令和任务,在广泛的领域内执行网络任务来支持美国空军以及联合部队司令部。3



图2-1第624作战中心徽标

 

2.1 第624作战中心组织结构

第624作战中心下辖四个分部门,分别是:情报监视侦察部门(Intelligence,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战斗规划部门(Combat Plans)、战斗行动部门(Combat Operations)和战略部门(Strategy)。4



图2-2第624作战中心组织结构

2.2 网络指挥控制任务系统

第624作战中心通过运行网络指挥控制任务系统(CyberCommand and Control Mission System,C3MS)来执行其所有的作战任务。5

网络指挥控制任务系统从传统的空军网络运营安全中心的概念、人员和设备演变而来。随着美国网络司令部和第24航空队的激活,高级领导人认识到需要具备战役层级的网络指挥控制能力。网络指挥控制任务系统于2013年3月由空军参谋长正式启动,2014年7月30日宣布具备初始运营能力。6

网络指挥控制任务系统是单一的空军武器系统,提供对归属于空军部分的网络空间作战域的全面24/7态势感知、管理和控制。它确保不受约束的访问、任务保证以及联合作战人员使用网络和信息处理系统来完成全球作战行动。7



图2-3 网络指挥控制任务系统的五个组成部分

 

网络指挥控制系统共有五大子系统,分别是:态势感知(Situational Awareness)、情报监视侦察产品(Intelligence,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 Products)、规划(Planning)、执行(Execution)和指挥控制节点集成(Integration with other C2 Nodes)。8具体功能如下:

·态势感知:通过融合来自各种传感器、数据库、武器系统和其他来源的数据来产生通用的操作画面,以获得并保持对影响联合部队和空军的友好、中立和威胁活动的认识。

·情报监视侦察产品:实现将网络空间的暗示和警告、分析及其他可操作的情报产品整合到整体态势感知、规划和执行中。

·规划:利用态势感知来制定长期和短期计划、量身定制的战略、行动方案,以及进攻性网络空间行动、防御性网络空间行动和国防部信息网络运营的塑造。

·执行:利用计划生成和跟踪各种网络任务命令,以雇用指派和附属部队,并用以支持进攻性网络作战(Offensive Cyberspace Operations,OCO)、防御网络空间作战(Defensive Cyberspace Operations,DCO)和国防部信息网络运维(DOD Information Network Operations,DoDIN)。

·指挥控制节点集成:提供将空军产生的网络效应与空军网络司令部工作线、美国网络司令部和其他指挥控制节点相结合的能力。

网络指挥控制任务系统同步其他空军网络武器系统,以产生战役层级的效果,以支持全球各地的作战指挥官。网络指挥控制系统通过空军网络空间部队、计算机网络和任务系统提供作战行动级的指挥控制和态势感知。同时促使第24航空队/空军网络司令部/联合部队总部网络指挥官能够制定和传播网络战略和计划,然后执行和评估这些计划以支持空军和联合作战人员。9

目前,共储备有三套网络指挥控制任务系统。每套网络指挥控制任务系统由十三个独特的职位保证其正常运行,这些职位包括高级值班人员一名、副高级值班人员一名、防御性网络空间值班官一名、进攻性网络空间值班官一名、国防部信息网络运维值班人员一名、防御网络空间行动控制员三名、进攻性网络作战控制员三名、国防部信息网络运维控制员三名、空间效应策划人员一名、网络空间作战战略家一名、网络空间情报分析师一名、网络空间运营评估分析师一名,以及网络空间运营报告单元分析师一名。所有任务组员都得到任务支持人员的支持。10

网络指挥控制任务系统由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拉克兰联合基地的第624作战中心(现役)和第854战斗作战中队(空军预备队)以及田纳西州麦吉·泰森(McGhee Tyson)国民警卫队空军基地的第119网络作战中队负责运行。11

三、第67网络空间联队

第67网络空间联队位于得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拉卡兰联合基地( Joint Base SanAntonio-Lackland,Texas.),隶属于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的第24航空队,作为第24航空队/空军网络司令部的执行部队,它通过运用网络空间脆弱性评估/猎人武器系统来生成、投射和维持战斗力。12


图3-1第67网络空间联队徽标

3.1 第67网络空间联队组织结构



图3-2第67网络空间联队组织结构

第67网络空间联队人员编制超过两千人,由军人、文职和合同商等组成,它们被编组为三个作战大队和一个支持中队,分别是:第67作战支持中队(67th Operations Support Squadron)、第67网络空间作战大队(67th Cyberspace Operations Group)、第318网络空间作战大队(318th Cyberspace Operations Group)和第567网络空间作战大队(567th Cyberspace Operations Group),它们再被进一步编组为二十七个不同作战单元分布于全球七个不同的地方在网络空间进行运维和战斗。13

3.2 网络空间脆弱性评估/猎人武器系统

网络空间脆弱性评估/猎人武器系统(Cyberspace Vulnerability Assessment/Hunter weapon system,CVA/H)由前空军信息作战中心开发,于2009年部署到当时的第688信息作战联队,并于2013年3月由空军参谋长正式指定为武器系统。早期,脆弱性评估是为了在“持久自由行动”和“伊拉克自由行动”中有助于任务保障,但是随着信息系统威胁的复杂性增加及其对运行影响的扩大,网络空间脆弱性评估/猎人武器系统的开发旨在提高防御能力,它也继续为最重要的系统提供任务保障。此外,它还能够在我们的计算机网络和系统中搜捕攻击者。14

猎人任务源于防御性网络战略,而该战略也经历了从“试图捍卫整个计算机网络”到“计算机网络任务保障”的变化,并提供了实施强大的纵深鲁棒性防御战略的能力。2010年11月以来,网络空间脆弱性评估/猎人武器系统一直在实际行动中使用。2013年6月,空军太空司令部宣布其具备初始作战能力。2016年2月,空军太空司令部宣布其具备全面作战能力。15

网络空间脆弱性评估/猎人武器系统旨在识别漏洞并为指挥官提供对关键任务计算机网络现有漏洞风险的全面评估。它在功能上分为运营商用于现场或远程执行任务的移动平台、可部署的用于收集和分析数据的传感器平台、和一个卫戍区平台(可提供连接以满足远程操作、高级分析、测试、培训和归档功能所需。)。此外,猎人任务侧重于查找、修复、跟踪、定位、参与和评估高级持续性威胁的能力。16

在积极介入期间,网络空间脆弱性评估/猎人武器系统与其他友好的网络防御部队合作,为空军部队和作战指挥官提供移动精确保护能力,以识别、追踪和减轻网络空间威胁。17

网络空间脆弱性评估/猎人武器系统可配备各种模块化能力有效载荷,针对特定防御任务进行优化,旨在实现网络空间的特定效果。每个网络空间脆弱性评估/猎人武器系统的工作人员都能够进行一系列评估,包括:漏洞、合规性和渗透测试,以及从这些评估中获得的对数据的分析和表征。武器系统有效载荷包括商业现货和政府现成的硬件和软件,包括装有定制化漏洞评估工具的Linux和Windows操作系统。18

目前,有三十套网络空间脆弱性评估/猎人武器系统处于运行状态,每一套系统由一名网络空间指挥官、一至四名网络空间操作人员和一至四名网络空间分析人员组成。19

网络空间脆弱性评估/猎人武器系统由位于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拉克兰联合基地和伊利诺伊州斯科特空军基地的6个现役部队运营。此外,12个空军国民警卫队部队也在美国各地运营该武器系统。空军预备役在斯科特空军基地经营着一个运行该系统的典型联合部队。20

四、第688网络空间联队

第688网络空间联队位于得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拉卡兰联合基地( Joint Base San Antonio-Lackland,Texas.),隶属于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的第24航空队,该联队是空军首要的网络空间作战组织,致力于在空军企业中部署战术通信、工程和安装能力、防御性网络作战和计算机网络作战。其宗旨在于提供创新和反应迅速的战斗能力以保卫国家。21



图4-1第688网络空间联队徽标

4.1 第688网络空间联队组织结构

超过三千三百名由军人、文职和合同商的雇员被编组为四大大队,分别是:第688作战支持中队(688th Operations Support Squadron)、第5战斗通信大队(5th Combat Communications Group)、第26网络空间作战大队(36th Cyberspace Operations Group)、第38网络空间工程安装大队(38th Cyberspace Engineering Installation Group)和第690网络空间作战大队(690th Cyberspace Operations Group),它们被进一步编组为二十六个单元分部于全球十五个不同的地方执行任务。22



图4-2第688网络空间联队

第688网络空间联队使用四个网络空间武器系统,进行持续的全球网络作战和防御性网络空间作战,同时保持现成的可以立即部署的战斗通信以及工程和安装部队,以支持空军、联合部队和作战指挥官的要求。23

4.2 第688网络空间联队网络武器系统

第688网络空间联队网络武器系统(688th Cyberspace WingCyber Weapon Systems)包括四大部分:空军网络防御(Air Force CyberDefense,ACD)、网络空间防御分析(Cyberspace Defense Analysis,CDA)、空军内联网控制(Air Force Intranet Control,AFINC)和网络安全与控制系统(Cyber Security and Control System,CSCS)。24



图4-3第688网络空间联队网络武器系统

4.2.1 空军网络防御

空军网络防御武器系统的宗旨是阻止、探测、响应并提供对非秘密和秘密计算机网络的入侵取证,该武器系统支持空军计算机应急响应小组履行其职责。25

空军网络防御武器系统由空军计算机响应小组发展而来,该响应小组的主要职责是协调前空军信息战中心的技术资源,以评估、分析和缓解计算机安全事件和漏洞。2013年3月,空军参谋长正式指定空军网络防御武器系统。26




图4-4空军网络防御

空军网络防御武器系统为空军的非秘密和秘密计算机网络提供持续的监测和防御,它在以下四个领域执行任务:

·事件预防:通过评估和减轻已知的软件和硬件漏洞,保护空军网络免受新的和现有的恶意逻辑的攻击。

·事件探测:监控秘密/非秘密空军网络,识别和研究异常活动,以确定网络的问题和威胁,并监测网络传感器产生的实时警报。该系统还通过传感器报告深入的历史交通研究。

·事件响应:确定入侵的程度、制定减轻威胁所需的行动方案,以及确定和执行响应行动。在恶意逻辑相关事件期间,运营人员与执法部门联系。

·计算机取证:进行深入分析,以确定已识别事件和可疑活动的威胁,然后评估损害。支持事件响应过程、捕获各种漏洞被利用的全部影响并通过反向工程代码以确定对网络/系统的影响。

目前,现有两套空军网络防御武器系统,每套武器系统有一名网络空间指挥官、一名网络空间副指挥官、一名网络空间运行控制人员和多名网络空间分析师组成。27

空军网络防御武器系统由位于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拉克兰联合空军基地的第33计算机网络战中队和空军预备役第426计算机网络战中队运营,同时位于罗德岛匡塞特空军国民警卫队基地(QuonsetANG Base, R.I.)的空军国民警卫队第102计算机网络战中队也参与运营这套武器系统。28

4.2.2 网络空间防御分析

网络空间防御分析武器系统提供的运营效果旨在保护和防御关键的空军数据,这些数据来自对抗性威胁、空军优先事项和关键任务以及空军网络上的用户行为。该武器系统与空军网络空间防御、空军内联网控制、网络空间脆弱性评估/猎人、网络空间指挥和控制任务系统以及网络空间安全控制系统一起开展行动,通过监控、收集、分析和报告友好的非机密系统(如计算机网络、电话、电子邮件和空军网站)发布的敏感信息,网络空间防御分析武器系统开展防御性网络空间行动。网络空间防御分析武器系统对于识别运营安全披露至关重要,并且是为所有空军的行动、任务和职能提供运营安全、通信安全以及无意和有意的内部威胁监控的主要系统;重点关注数据丢失预防和信息损害评估。29

网络空间防御分析武器系统有两种变体,两种变体都用于监视、收集、分析和报告通过不安全的电信系统传输的信息,以确定是否传输敏感信息或机密信息。向现场指挥官、行动安全监测员或其他人报告妥协情况,以确定潜在影响和运营调整。第二种变体目前提供额外的功能,用于根据网络入侵进行信息损害评估,以及评估未加密的空军网站。第二种变体仅由第68计算机网络战中队操作。30


图4-5网络空间防御分析

网络空间防御分析武器系统在六个方面提供监测和/或评估,31它们分别是:

·电话:监测和评估未加密的空军语音网络。

·射频:监测和评估VHF,UHF,FM,HF和SHF频段内的空军通信(移动电话、陆基移动无线电和无线局域网)。

·电子邮件:监测和评估穿越空军网络的非机密空军电子邮件流量。

·基于互联网的能力:监控和评估AFNet内部发布到非国防部或联邦政府拥有、运营或控制的可公开访问的网站的信息。

·网络空间行动风险评估:通过AFNet入侵来评估数据受到的损害,目的是确定数据丢失对运营造成的相关影响。网络空间行动风险评估是第二种变体。

·网页风险评估:评估在未经加密的空军拥有、租赁或运营的公共和私人网站上发布的信息,以尽量减少潜在对手对空军信息的利用,从而对空军和联合作战产生负面影响。网页风险评估是第二种变体。

网络空间防御分析武器系统的研发源于为野战指挥官鉴别脆弱性而设计的行动安全项目(Operational Security Program,OPSEC),它于2013年5月由空军参谋长正式指定。目前,该武器系统现有三套。每一套武器系统由一名网络空间运行控制人员和三名网络空间防御分析师组成。还有其他值班人员和任务支持人员也会参与这一武器系统的运维。32

网络空间防御分析武器系统由位于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拉克兰联合空军基地的现役第68计算机网络战中队运行。同时,内布拉斯加州奥夫特空军基地的第860计算机网络战分队和空军预备役第960计算机网络战分队也参与这一武器系统的运行。33

4.2.3 空军内联网控制

空军内联网控制武器系统是进入空军信息网络的顶级边界和入口点,通过标准的集中管理网关控制所有外部和基站间交互的流量。空军内联网控制武器系统将区域管理的不同空军网络替换并整合为集中管理的通过空军网络进行通信的接入点。空军内联网控制提供以网络为中心的服务、支持核心服务,并提供更强大的灵活性,以便在整个网络中采取防御措施。空军内联网控制武器系统于2013年3月由空军参谋长正式指定。34


图4-6空军内联网控制

空军内联网控制武器系统通过四大方面来集成网络行动和网络防御,这四大方面分别是:35

·纵深防御:通过集成网关和边界设备来提供企业范围的分层方法,以提供更高的网络弹性和任务保证。

·主动防御:持续监控AFNet流量的响应时间、吞吐量和性能,以确保及时传递关键信息。

·计算机网络标准化:创建、维护标准和策略以保护网络、系统和数据库,并降低维护的复杂性、停机时间、成本和培训要求。

·态势感知:提供网络数据流、流量模式、利用率以及对异常解决的历史流量的深入研究。

目前,该武器系统只有一套在运行。每一套武器系统的运维需要一名指挥官、一名副指挥官、一名网络空间运行主管、两名运行控制人员、两名网络空间操作人员和三名事件控制人员。36

空军内联网控制武器系统由十六个网关套件和两个集成管理套件组成,由位于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的甘特(Gunter)的第26网络作战中队运营。37

4.2.4 网络安全与控制系统

网络安全和控制系统武器系统旨在提供全天候的网络运营和管理功能,并在空军未加密和加密网络中实现关键企业服务。该系统还支持这些空军网络内的防御性作战。38

网络安全与控制系统源自于一项业务倡议,旨在将众多主司令部特定的管道网络整合到三个综合网络运营和安全中心(Integrated Network Operations and Security Centers,INOSC)下的集中管理和控制网络中。该概念演变为包括企业服务单元(Enterprise Service Units,ESU)和区域处理中心(Area Processing Centers,APC)下的企业服务和存储功能。2007年,空军建立了两个现役网络作战中队来提供这些功能。空军国民警卫队网络作战支持中队为空军国民警卫队基地和单位提供相同的功能。网络安全与控制系统于2013年3月由空军参谋长正式指定。39

网络安全与控制系统包括综合网络运营和安全中心、企业服务单元、区域处理中心和区域数据中心。该系统执行网络操作和故障解决活动以维护运营网络。其工作人员监控、评估和响应实时网络事件;识别和表征异常活动;在上级总部的指导下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该系统支持对进出空军基地级飞地的网络流量进行实时过滤,并阻止可疑软件。网络安全与控制系统工作人员不断与基层网络控制中心和通信联络点协调,以解决网络问题。其他关键功能包括漏洞识别和补救,以及进出空军基地级网络飞地的网络流量的控制和安全性。CSCS还提供空军企业服务用于托管支持空军任务的基于网络的系统,这些服务包括消息和协作服务、存储和受控环境。

目前,共有三套网络安全与控制系统在运行。每一套武器系统的运维需要一名网络空间指挥官、一名网络空间行动控制人员、一名行动机组人员(履行边界、基础设施、网络防御、网络联络点和脆弱性管理功能)和一名企业化服务单元(Enterprise Service Unit,ESU)人员(提供信息与合作、指导与授权服务、存储与虚拟化管理以及监控管理)。40

网络安全和控制系统的运营单位众多,它们分别是:位于弗吉尼亚州兰利空军基地的现役第83网络作战中队和空军预备役第860网络作战中队;科罗拉多州彼得森空军基地的现役第561网络作战中队和空军预备役第960网络作战中队;康涅狄格州麦康奈尔空军基地空中国民警卫队第299网络行动安全中队。同时还有一些单位提供行动支持,它们是:夏威夷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的现役第690网络空间作战中队和德国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的现役第691网络空间作战中队。来自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拉克兰联合基地的现役第690情报支持中队和现役第690网络支持中队也提供了额外支持。41

五、美国空军网络力量的发展趋势

在美国网络司令部独立成为联合作战司令部之前,各军种包括空军的网络力量都是在战略司令部的次级司令部——联合部队网络组成司令部的协调下,空军第24航空队参与网络作战活动。在美国网络司令部独立成为联合作战司令部之后,空军也成立了自己的网络司令部,这使得以前分散的网络力量得以强化。但是,不管是作为联合作战司令部的美国网络司令部,还是作为各军种的网络司令部,因为成立时间不长,在组织结构以及功能发展方面仍存在诸多变化。

5.1 网络力量和情报监视侦察的融合

2019年4月5日,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公共关系部门在美国空军官网发布消息,称在2019年夏季晚些时候将合并空军第24航空队和第25航空队,以更好地整合网络行动、情报监视侦察行动、电子战行动和信息作战行动。通过整合上述各种能力成为一个整体,也是对2018年国防战略倡议的一种积极响应,而且最终也为美国空军生成第一个“信息战(Information Warfare)”的编号航空队。42

5.2 主动性和非物理接触式网络攻击

网络司令部成立为独立的联合作战司令部初衷之一就是要强化积极的进攻性网络行动,这种倾向在空军网络力量组织编成上也有所体现。比如,第67网络空间联队第67网络空间作战大队下辖的第315网络空军作战中队,它的使命是“黑客入侵黑客!在任务需要时,执行网络空间攻击和网络空间情报、监视和侦察,以提供全球打击;开发、整合和雇用具有网络意识和能力的空军人员,以支持网络国家任务部队、联合部队指挥官和国家要求。”

而且,在针对伊朗浓缩铀计划的“震网”零日网络攻击事件中,美国的主动网络进攻能力也得到了极好的验证,不费一兵一卒、不开一枪一炮,就让伊朗核计划流产而中途夭折,堪称将网络作战应用于军事行动而最大化政治目的、最小化外交和政治压力的典范。

同时,美国的盟友以色列也在网络作战方面积极探索,据非正式途径报道,特拉维夫大学已经在实验室实现了非物理接触性网络侵入,这些技术的快速发展和进步都将在未来革命性地影响网络战争的方式和形态。

【1】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

【2】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

【3】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Units/624th-Operations-Center/

【4】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Units/624th-Operations-Center/

【5】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Units/624th-Operations-Center/

【6】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7/cyber-command-and-control-mission-system/

【7】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7/cyber-command-and-control-mission-system/

【8】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7/cyber-command-and-control-mission-system/

【9】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7/cyber-command-and-control-mission-system/

【10】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7/cyber-command-and-control-mission-system/

【11】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7/cyber-command-and-control-mission-system/

【12】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458563/67th-cyberspace-wing/

【13】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458563/67th-cyberspace-wing/

【14】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15】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16】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17】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18】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19】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20】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72/cyberspace-vulnerability-assessment-hunter-weapon-system/

【21】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Units/688th-Cyberspace-Wing/

【22】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458566/688th-cyberspace-wing/

【23】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458566/688th-cyberspace-wing/

【24】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Units/688th-Cyberspace-Wing/

【25】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209930/air-force-cyberspace-defense-weapon-system/

【26】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209930/air-force-cyberspace-defense-weapon-system/

【27】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209930/air-force-cyberspace-defense-weapon-system/

【28】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209930/air-force-cyberspace-defense-weapon-system/

【29】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66/cyberspace-defense-analysis-weapon-system/

【30】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66/cyberspace-defense-analysis-weapon-system/

【31】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66/cyberspace-defense-analysis-weapon-system/

【32】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66/cyberspace-defense-analysis-weapon-system/

【33】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66/cyberspace-defense-analysis-weapon-system/

【35】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91/air-force-intranet-control-weapon-system/

【35】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91/air-force-intranet-control-weapon-system/

【36】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91/air-force-intranet-control-weapon-system/

【37】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91/air-force-intranet-control-weapon-system/

【38】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80/air-force-cyber-security-and-control-system/

【39】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80/air-force-cyber-security-and-control-system/

【40】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80/air-force-cyber-security-and-control-system/

【41】https://www.afcyber.af.mil/About-Us/Fact-Sheets/Display/Article/1186680/air-force-cyber-security-and-control-system/

【42】https://www.af.mil/News/Article-Display/Article/1806838/acc-announces-24th-and-25th-naf-merger/

 

[责任编辑:huangxx]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