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美国海军及陆战队的兵力轮转与管理

2019-01-22 访问次数:

【知远导读】兵力轮转与管理系统不但规范着美国海军及陆战队力量建设与运用的整体节奏,还在相当程度上左右着美国海军及陆战队提供任务兵力的规模和效能。本文通过对美海军及陆战队兵力轮转与管理系统的历史和现状进行梳理和分析,期望对“战区主战、军种主建”体制下,海军及陆战队兵力建设与运用的领导管理特点和规律进行更深入的思考和探讨。

美军各军种的兵力轮转与管理系统不但较为合理的切分了战区和军种的指挥和管理职能,尽可能使作战部队免于面临因“令出多头”而引起的内耗和紊乱;并且美军各军种的兵力轮转与管理系统均采用任务需求牵引的模式,即依据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和军事战略等顶层战略明确的使命和任务,确定各军种兵力的总体规模、关键性能力和部队轮转的节奏等,这将使各军种兵力生成和运用的战略指向性进一步得到增强;美军各军种的兵力轮转与管理系统还有助于实现部队整体运转的“张弛有度”,既可为资源整合提供清晰的节拍,又可为人员自身发展提供明确的预期,切实增强了美军力量建设与运用的可持续性。

长期以来,美海军逐步形成了一套以航空母舰打击群1为核心的军事力量轮转机制。经过数十年的演变,这一机制已逐步从基于工程维修调整为基于任务牵引,此举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美海军管理与运用的整体效益。同时,作为美国海军部统一领导下的海军陆战队,由于在力量运用上对海军存在着相当的依赖性,对其兵力轮转与管理系统也相应进行了调整。

美国海军的工程使用周期与增量维修计划

军事任务需求、战备水平、舰艇规模、造舰速度、维修和改造能力等因素,共同决定着美国海军军事能力建设与运用的实际。二战后,如果没有大规模的用兵需求,美国海军各类大型武器平台的轮转,包括维修、训练和部署等具体时节的选择,主要是考虑装备自身使用的疲劳程度和升级改造的需要,也就是普遍采用了“基于工程维修”的兵力轮转模式。越战结束后,由于面临老旧装备在战争中过度使用和新装备陆续服役的现实,美海军着手对其舰船维修策略进行了调整。1984年10月,美海军发布了作战部长指示第4700.7G号《舰船维修:政策与程序》(OPNAVINST 4700.7G),提出将以“分阶段维修策略”逐步替代“定期大修策略”2,作为绝大多数水面舰艇,包括航空母舰3的维修策略。

以“尼米兹”级航母为例,基于分阶段维修策略的工程使用周期(Engineered Operating Cycle,EOC)是以18个月的可使用期为间隔,根据需要分别插入3个月的选择性有限维修(Selected Restricted Availability,SRA)、5.5个月的选择性有限船坞维修(Dry-docking Selected Restricted Availability,DSRA)、18或24个月的复合大修(Complex Overhaul,COH),以及在寿命中期时长36个月的换料复合大修(Refuelingand Complex Overhaul,RCOH)。其中,每18个月的可使用期中都有6个月的任务部署期。

对传统的工程使用周期而言,除了寿命中期的换料复合大修外,每隔7-8年就有一次耗时2年左右的复合大修,这不但会引起工厂工人和资金需求的阶段性震荡,更重要的是,由于间隔时间较长,在航母重新投入使用后,舰员很难在短期内将航母的战斗力提升至较高水平。鉴于此,1994年,美海军在引入了增量维修计划(Incremental Maintenance Program,IMP),其基本形式是保持航母18个月的可使用期不变,取消复合大修,并将其维修任务分散到时长较短的各维修阶段进行。同样以尼米兹级航母为例,其约52年的服役期被以中期换料复合大修为界分成时间大致相同的两个阶段,每个阶段大体包含12个时长为18个月的可使用期,以及3-4个类似的循环维修周期。每个循环维修周期由两次计划增量维修(Planned Incremental Availability,PIA)和一次计划增量船坞维修(Docking Planned Incremental Availability,DPIA)组成,中间则是18个月的可使用期。在首个维修周期,计划增量维修和计划增量船坞维修的时长分别为6和10.5月,考虑到服役越久,维修需求就会越多的实际,靠后维修周期中的PIA与DPIA所消耗的工人小时数会阶梯递增15%4


图1 “尼米兹”级航母的工程使用周期与增量维修计划

此外,在国外长期部署,主要是指部署在日本横须贺的航母,与部署在美国本土的航母维修策略则有较大不同。为了使其获得更长的使用期,原则上在每年的1-4月对部署在日本的航母进行维护,其它月份则正常参与训练、演习,或执行其它前沿威慑及非战争军事任务。

美国海军的舰队反应计划

为应对日益离散化、突发性的威胁,在2001年《四年一度防务评审报告》中,美军就提出要调整全球兵力部署态势,重点是要增强美军在全球范围内的快速部署能力。相应的,2003年7月,在时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直接推动下,美海军正式推出了“舰队反应计划”(Fleet Response Plan,FRP)。此前,除一艘在日本部署的航母外,美海军有能力在全球热点地区随时保持2艘航母及配套舰艇的部署水平,依新计划,美海军将有能力在30天内向热点地区部署6艘航母,并在90天内还可以增派2艘航母5参与部署。

具体而言,“舰队反应计划”为航母确定了27个月的轮转周期,表面上看FRP的周期仅比IMP的18+6个月增加了3个月,但其主导理念已发生了巨大变化,主要是将“基于工程维修”的轮转模式调整成了“基于能力、任务驱动”的模式,提升了航母及其配套舰艇的总体战备水平。如图所示,FRP轮转周期分为5个阶段:


图2 航空母舰的舰队反应计划周期

第一阶段是为7个月的维修期/单舰训练期。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阶段将不单纯用于维修,而是要兼顾舰员,包括飞行人员的基础性训练。确保在维修结束后,舰员就能具备安全操纵舰艇及担负相应战位值班的能力。此外,维修期中还包括为期25天的航行训练期,这时要求舰载机联队上舰同步参与训练。此时由于航母处于较低训练水平,因此属于不可部署期。这一阶段结束后,航母将进入了“海上安全激增(Maritime Security Surge,MSS)”可用状态,即可在平均45天,最长不超过90天内实施部署。

第二阶段为5个月的合成训练期。合成训练的目的是将整个航母打击群通过训练捏合成一个整体,也就是将组织完成航母与其它水面舰艇、攻击性核潜艇、补给舰和舰载机部队等的集成化训练。合成训练完成的标志是进行为期18天左右的“编队合成演习”(Composite Training UnitExercise,COMPTUEX),该演习由航母编队司令官指挥,演练内容将覆盖编队的所有主要作战职能。当合成训练期结束后,航母打击群将具备初始作战能力,进入“重大作战行动-激增(Major Combat Operations-Surge,MCO-S)” 可用状态,即可在平均15天,最长不超过30天内实施部署。

第三阶段为6个月的高级训练期。高级训练的任务针对性更强,完成的标志是为期21天左右的“联合特遣部队演习”(Joint Task ForceExercise,JTFEX),主要以将要部署时的任务背景为直接依据进行的综合性演练。演习完成后,航母打击群将具备实际任务部署能力,进入了“重大作战行动-准备(Major Combat Operations-Ready,MCO-R)”可用状态,意味着随时可转入为期6个月的部署期。

第四阶段为6个月的部署期。即根据作战司令部的任务需求,航母打击群将进行实际部署,部署完成后将返回母港。

第五阶段为3个月的维持期。航母打击群在部署后并不会直接转入维修期,而是保持“重大作战行动-准备(MCO-R)”可用状态,继续进行3个月的维持性训练,以执行可能出现的临时性任务。

美国海军优化舰队反应计划

舰队反应计划的总周期与每阶段时长,不但与美国海外兵力需求、航母数量的变化,还与美国各大海军船厂的维修能力,以及海军舰员的规模、部署强度等因素的密切相关。与其它军种的兵力轮转计划类似,同样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处于美海军、国防部,乃至国会高度关注之中。自2003年实施以来,舰队反应计划就不断处于调整变化之中。2006年,美海军将舰队反应计划的总周期从27个月延长到了32个月。2014年初,美海军又推出了“优化舰队反应计划(Optimized Fleet Response Plan,OFRP)”,不但将总周期延长到了36个月,而且对各阶段的具体任务和时长均做了较大调整。新的OFRP计划于2014年10月从“杜鲁门”航母打击群开始实施,现已陆续推广到所有海军的航母打击群,包括两栖戒备大队、潜艇部队、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等,其基本目标是维持2艘航母、27艘水面舰艇在全球处于日常部署状态。

 

图3 航空母舰与水面舰艇的优化舰队反应计划周期6

美海军航空母舰的OFRP周期始于为期6个月的维护期,之后是3个月的基础训练和同样为3个月的合成训练期。相较之前的舰队反应计划,总训练时长被明显压缩,同时将高级训练与合成训练合并,相应的,“编队合成演习”(COMPTUEX)与“联合特遣部队演习”(JTFEX)也通常被安排在海上衔接进行。当航母打击群在海上完成COMPTUEX/JTFEX演习后,航母打击群将进入为期1个月的“预备海外行动(Pre-Overseas Movement,POM)”阶段。POM阶段主要用于完成到预定任务区进行部署前的一切准备工作,包括适度的针对性训练,补充所需的各类弹药、物资和备用设备等。POM阶段结束后,航母打击群将转入为期8个月的部署期。部署后,航母打击群将返回母港,转入高戒备程度的待命状态,随时视情展开第二次部署。从实际运行来看,美海军的航母打击群在一个OFRP周期内通常会进行两次任务部署。此外,与维护、基础训练和合成训练三个阶段的时长、内容相对固定不同,预备海外行动、部署期和在港待命期则要灵活的多,每个阶段的具体时长将视任务情况而定。

需注意的是,考虑到未来面对的作战环境将日益复杂,特别是将出现越来越多的弹道导弹威胁,OFRP还将航母打击群中水面舰艇的数量进行了扩充,从之前的3-4艘增加至7-8艘,更重要的是,将水面舰艇的OFRP周期同样确定为36个月,并在合成训练阶段就与航母联合编组,共同参加后期的各种演习和考核认证,通常也会以一个整体共同部署到任务区执行任务。

依据美海军2014年11月公布的作战部长指示第OPNAVINST 3000.15A7号《优化舰队反应计划》中的解释,通过制定更为长期的“优化舰队反应计划”(如长达9年),可以将海军发展的九个线程(lines of effort,LOE)中的具体活动与其所需的资源支持更为同步和有效的整合起来。这九个线程具体包括:舰队反应计划的周期时长、指挥和控制权的调整、人员的编配和个人训练、舰艇的维修和现代化、后勤保障、军事海运支持、检查评估和高级训练以及作战和战术司令部训练等。并且,美海军认为优化舰队反应计划确定的36个月通用周期将更容易实现与国防部控制的全球兵力管理系统间的无缝衔接。

具体到海军作战部的职责分工方面:分管作战/计划和战略的海军作战部副部长(N3/N5)是“优化舰队反应计划”政策审查和发展的联络人,是保持全球兵力管理政策和OFRP计划对接的协调人,也是海军作战部部长(OPNAV)在海军人员和作战节奏计划方面的协调人;分管舰队战备和后勤的海军作战部副部长(N4)主要负责评估“优化舰队反应计划”能否满足战备需求,同时对OFRP支持资金是否充足进行评估和报告,并在海军作战部长的领导下与舰队司令部司令(COMUSFLTFORCOM)和太平洋舰队司令(COMUSPACFLT)进行协调,以确保OFRP作战和资源需求的可视性;分管人力、人事、训练和教育的副部长(N1),分管信息优势的副部长(N2/N6)和分管战争系统的副部长(N9)在制定和执行OFRP的具体计划中发挥着其应有的职能。

美国海军陆战队空陆特遣部队的轮转与管理

陆战队空陆特遣部队(Marine Air-Ground Task Force,MAGTF)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采用的主要任务编组形式。其中规模最大、层级最高的为陆战队远征部队(Marine Expeditionary Force,MEF),编有司令部、一个陆战师、一个飞行联队和一个后勤保障集群,可在复杂严峻的远征环境中自主维持60天左右的多样化军事行动,美军现役中编有3个陆战队远征部队;处于中间层级的为陆战队远征旅(Marine Expeditionary Brigade,MEB),编有指挥所、一个加强步兵团、一个航空大队和一个后勤团,可在复杂严峻的远征环境中自主维持30天左右的多样化军事行动,美军现役中编有6个陆战队远征旅;最小的任务编成为陆战队远征队(Marine Expeditionary Unit,MEU),通常编有指挥所、一个加强步兵营、一个航空中队和一个后勤营,可在接到命令后6个小时内做出响应,并在严峻的远征环境维持中15天各种有限的、专业化的和指定的作战行动(包括特种作战行动)8,美军现役中编有7个陆战队远征队。其中,MEU是美海军陆战队最常用的任务编组形式,也是其兵力轮转的基本单位。

美军陆战队远征队(MEU)在执行任务时通常将装载在两栖戒备大队(Amphibious Ready Group,ARG)的舰艇之上,并与其它水面舰艇、潜艇等,组成远征打击群9(Expeditionary Strike Group,ESG)共同进行任务部署。为了使远征打击群获得更为可靠的防护和强大空中支援,同时为整个作战编队提供高效的地面特种作战力量,远征打击群还可视需要与航母打击群(Carrier Strike Group,CSG)共同部署。因此,MEU是美军中唯一的海基陆空联合快速反应部队,可以从靠前部署的海上平台迅速发起行动,同时投射出较强的陆空联合作战能力。

美军现役的7支MEU包括:常驻美国西海岸(包括夏威夷),主要使用第一陆战队远征部队(MEF)兵力进行轮转部署的第11、13、15陆战队远征队,任务区域主要为西太平洋和印度洋(包括波斯湾);常驻美国东海岸,主要使用第二陆战队远征部队兵力进行轮转部署的第22、24、26陆战队远征队,任务区域主要为大西洋和地中海;使用第三陆战队远征部队兵力进行轮转部署的第31陆战队远征队,则长期在日本冲绳进行前沿部署。

长期以来,除在日本前沿部署的31陆战队远征队外,美军MEU通常以为期15个月的所谓MEU循环(MEUCycle)模式进行轮转。其中,包括9个月(6个月为训练期)在美国本部的驻留期和6个月的上船部署期。具体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过渡和重建期,当MEU完成部署后,并不会直接解散,而是返回驻地进入为期1个月的过渡期,继续保持较高的戒备水平以应对突发事件。过渡期结束后,先解散除指挥所之外的步兵营、航空中队和后勤营,随后编入新的组成单位进行重新组建,并准备转入6个月的训练期。

第二阶段为部署前训练期(Pre-deployment Training Program,PTP),通常也形象地称为“爬、走、跑”阶段,目的是通过训练将MEU整合为一个有凝聚力、灵活的、强大的整体。主要训练内容包括:与远征打击群的集成训练(ESGINT)、城市环境作战训练(TRUEX)、编队合成演习(COMPTUEX)和MEU认证演习(CERTEX)等。

第三阶段为6个月的部署期,主要是在作战司令部的指挥下完成传统作战行动(两栖攻击和突击)、飞机和人员的救援、人道主义援助/灾难救援(HA/DR)、非战斗人员撤离行动(NEO)、侦察和监视、夺占机场和港口等任务。

需注意的是,作为海军陆战队最小的任务编组,除指挥所外,MEU所指挥的组成单位,包括加强步兵营、航空中队和后勤营等的编成并不固定,可根据各组成单位的战备情况具体进行调整。因此,作为MEU的组成单位,其轮转周期通常远大于15个月。

在2005年美军全球兵力管理系统启用,特别是海军舰队反应计划正式实施后,美海军陆战队对其轮转机制也相应进行了调整,总体的考虑是在保持原有“逻辑”框架的前提下,实现与GFM的总运行周期的对接,并尽可能与海军两栖舰艇的轮转节奏保持一致。依据2013年6月发布的海军陆战队命令《海军陆战队兵力的生成(MCO3502.6A)》10,美海军陆战队的兵力轮转管理分为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兵力同步阶段,具体时间为兵力部署前720到360天左右,主要是明确任务兵力的基本编成,并为其确定初步的训练计划和部署计划。基本程序是战区海军陆战队司令在战区司令的指导下确定对海军陆战力量的兵力需求,包括明确所需兵力的使命基本任务(Mission Essential Task,MET)11。MET对于作战司令部与海军陆战队间的沟通极其重要,相当于对订购“产品”的功能列表,因此MET将成为随后海军陆战队任务兵力能力生成的基本遵循。将兵力需求报送海军陆战队总部(Headquarter sMarine Corps,HQMC)后,由海军陆战队分管计划、政策和作战(DCPP&O)的副司令和海军陆战队部队司令部司令(COMMARFORCOM)牵头制定出具体的兵力生成计划,包括确定待部署兵力的具体编成、部署时间和概略的运输方案等,并着手编制与随后训练、能力考评认证密切相关的使命基本任务清单(Mission Essential Task List,METL)12,与之前概略性的MET不同,METL则更为具体,更具有可操作性。

第二阶段为兵力组建阶段,具体时间为兵力部署前360到180天左右,将完成任务兵力的正式组建。主要工作是由海军陆战队各相关司令部按计划为待部署的任务兵力配置所需的资源,包括各组成单位,及人员和装备,并由海军陆战队分管计划、政策和作战(DCPP&O)的副司令正式批准修订后的使命基本任务清单(METL),此外还需依据METL为待部署兵力制定更为详细的训练和考评计划。

第三阶段为兵力准备阶段,具体时间为兵力部署前180天到部署日,这一阶段主要是任务兵力的集成训练时期。如果是以陆战队远征队(MEU)为组织结构,则这一阶段对应先前介绍MEU循环中的6个月训练期。主要任务是依据第二阶段批准的使命基本任务清单(METL),具体组织实施训练。此时美海军陆战队的训练往往将与海军两栖戒备大队(ARG)共同进行,训练完成的标志通常是通过编队合成演习(COMPTUEX)中的考评和认证。编队合成演习是一种海军陆战队与海军其他作战力量(如航母打击群等)一起进行的大型演习活动,也是两个军种任务部队部署前共用的考评平台。

第四阶段为兵力的实际部署时期,通常将与两栖戒备大队(ARG)共同进行,部署时间一般为6到7个月13,前沿部署的任务部队(主要指部署在日本的第31MEU)则根据具体需要,通常会采用较短的部署期。

第五阶段为兵力重新调动时期,时间为部署返回日到之后的180天左右,这一阶段主要是部署兵力的“解散编队”时期。当任务部队部署返回后,将继续维持30至60天的高戒备状态,随时准备重新部署以应对突发情况,解除戒备后,除指挥机构外,任务兵力各组成单元开始解散归建,指挥机构则着手总结部署中的经验教训,并按要求做好新一轮兵力轮转的准备工作。

结 语

长期以来,美军引以为傲并不仅是其先进的武器装备,更是“对复杂军事问题的规划和管理能力”14。冷战结束后,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美军越来越强调以军事力量建设时的联合来促进和实现力量使用时的联合。拉姆斯菲尔德任国防部长时期,对美军长期沿用的上下脱节、军种主导的建军模式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提出要通过强化顶层设计,即通过国防部和参联会主导开发联合作战概念的方式,首先勾勒出美军未来的整体面貌,再“分包”给各个军种具体负责组织实施。其目的无非是想建立起一支“先天联合”型的军队,即将联合作战的“关口”前移,通过设计时的联合,带动建设时的联合,最终促进运用时的联合。美军认为此举将有效避免“后天综合集成”模式所造成的巨大资源浪费。具体到操作层面,美军提出“要将国防部打造成一个现代化的企业”,即通过不断改进国防部和各军种的工作流程,以增强管理效率来提升部队建设的整体效益。

试想,如果在设计、建设和训练时都未解决的联合问题,在具体作战行动中又怎能真正解决呢。与以上机理类似,美军各军种的兵力轮转和管理流程充当了军事能力生成的“集成器”,很好的实现了军事能力集成“关口”的前移。军事能力生成涉及到军队建设的方方面面,如何在恰当的时机,以恰当的方式,对恰当的资源进行整合,是确保军事能力生成的关键。因此,除应制定人员、装备、训练、基础设施等军事能力要素发展的分计划外,更应在前期对这些要素进行通盘考虑,并预先编制出军事能力生成的“统筹图”,这样在军事能力建设时才可能实现诸要素发展的协调推进和高效集成。此外,与全球兵力管理系统充分对接的军种兵力轮转和管理系统还有利于同步各军种的训练计划,便于组织更高等级、更为集成的军种内合同训练和跨军种联合训练,真正实现以联合训练促进联合作战能力的快速生成。

由此可见,军种的兵力轮转与管理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向上要对接全军性的兵力管理系统,向下要统揽军种力量建设与运用的各项事务。笔者认为,美海军及陆战队的兵力轮转与管理系统至少呈现了以下特点:一是以3年的总体周期较好实现了与美军全球兵力管理系统的“同频共振”;二是较好发挥了节拍器、同步器和调节器的功能,以此推动了美国海军及陆战队兵力要素的整体设计、同步发展和联合运用;三是以权限轮转的方式15较好切分和衔接了军种和作战司令部的领导管理和指挥控制职能;四是充分考虑了军种可持续发展与运用的需求,将兵力轮转流程构建成一条张弛有度、迭代发展的螺旋上升路径。

【1】2003年,美海军停用了航母战斗群概念,其原因主要源自于对作战力量的模块化改造。改造后,美海军将主要作战力量编为12个航母打击群、12个远征打击群、9个水面打击群和4艘装有154枚“战斧”巡航导弹的“俄亥俄”级核潜艇组成的隐蔽打击群,这37个打击群均具备较强的独立作战能力,因此大大提升了美国海军可同时动用的“力量份”,同时也提升了海军遂行多样化任务的能力。

【2】定期大修策略特点是维修间隔和维修期均比较长。以驱逐舰为例,维修间隔通常为37-55个月,维修时间在5-20个月左右。

【3】当时确定,除“中途岛”号外,各种常规动力,及“企业”号和已服役的3艘“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均采用基于分阶段维修的工程作战周期进行轮转。

【4】根据需要,也可不增加维修时长,而选择增加参与维修工人的数量。本部分的具体数据主要参考兰德公司的报告,参见:RolandJ.Yardley、JamesG.Kallimani、JohnF.Schank、CliffordA.Grammich,IncreasingAircraftCarrier ForwardPresenceChanging the Length ofthe Maintenance Cycle,https://www.rand.org/pubs/monographs/MG706.html。

【5】参见:http://www.navy.mil/navydata/transformation/trans-pg09.html,推出这一计划时,美国的现役的航母数为12艘,后因“肯尼迪”号、“小鹰”号航母相继退役,这一要求随即由“6+2”调整为“6+1”。

【6】ADMBill Gortney,OptimizingThe Fleet Response Plan,https://shipbuilders.org/sites/default/files/ADM%20Gortney%20SNA%202014%20Optimizing%20The%20Fleet%20Response%20Plan%20%28Public%20Version%29.pdf。

【7】Chiefof Naval Operations,OptimizedFleet Response Plan,https://doni.documentservices.dla.mil/Directives/03000%20Naval%20Operations%20and%20Readiness/03-00%20General%20Operations%20and%20Readiness%20Support/3000.15A.pdf。

【8】陆战队远征队的地面作战力量通常都进行过特种作战训练,并通过特种作战认证。

【9】上世纪九十年代,美海军为了增加可快速部署的海基作战单位数量,将之前的两栖戒备大队概念调整为远征打击群,增加巡洋舰、驱逐舰、攻击性核潜艇和陆战队远征单元等力量的编成,目的是使其具备较强独立遂行作战任务的能力,最初计划部署12个两栖打击群,当前现役的有9个。

【10】本部分内容还参考了《海军陆战队全球兵力管理和兵力同步(MCO3120.12)》《MEU政策(MCO3120.13)》《MEU及MEU特种作战能力预部署训练程序》等海军陆战队命令文件的内容,具体可参见http://www.marines.mil/News/Publications/MCPEL/Custompubstatus/3000/。

【11】使命基本任务实质是对完成使命所需能力的一种描述,分为三类:核心MET,是同类型的所有单位都需组织、训练和装备的能力,类似是海军陆战队各部队的通用型能力;核心+ MET,是特定兵力需求单位对执行相关任务提出的额外性能力需求,往往需要额外的人员和装备,并需进行额外的训练;特定MET,是为完成特定任务确定的能力需求。

【12】是一个单位所有MET的集合,涉及到执行这些MET的组织、训练和装备等方方面面,其中包括所有核心MET、核心+ MET和特定MET等。

【13】U.S.Marine Corps,MCDP1-0:MarineCorps Operations,http://www.marines.mil/Portals/59/Publications/MCDP%201-0%20W%20CH%201.pdf?ver=2017-09-25-150919-793。

【14】.Capstone Concept for JointOperations (CCJO): Joint Force 2020,http://www.jcs.mil/Portals/36/Documents/Doctrine/concepts/ccjo_jointforce2020.pdf?ver=2017-12-28-162037-167。

【15】正处在建设中的力量,作战司令部是没有作战指挥权,更没有行政管理权限的,而对已交付作战司令部,处在任务中的部队,作战司令部就拥有了与其职能相适应的权限,而各军种部随即也就失去了相应的权限。

[责任编辑:huangxx]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