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一带一路”项目在南太平洋岛国拓展 引发澳大利亚警惕与不满

2018-06-25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曹以稚 反恐与海外安全简报2018年第15期,总第165期访问次数:

南太平洋地区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南线范围,目前“一带一路”框架下的许多重大项目都在南太平洋岛国得到了推进。澳大利亚是南太地区最强大也是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亦是美国在南太地区的主要支柱盟国。近期,澳大利亚指责中国在南太岛国的“一带一路”投资活动,使得相关国家背负重大债务,意图以经济影响获取政治影响,削弱澳大利亚的地区影响力。此外,中国的一些通信基础设施建设也给其国家信息安全带来了隐患。中国的援助力度还迫使澳大利亚不得不对南太岛国提高援助,给其自身也带来了经济压力。为此,澳大利亚针对中国在南太岛国的投资活动采取了批评乃至敌视的态度。

中国对南太岛国的经济援助引发澳大利亚援助竞赛

中国于2006年举办了首届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并承诺加大对与其建交的8个太平洋国家(库克岛,密克罗尼西亚,斐济,巴布亚新几内亚,纽埃岛,萨摩亚,汤加和瓦努阿图)的援助力度。截止到2016年,太平洋地区国家如瓦努阿图,萨摩亚都从中国得到了价值数亿美元的援助,这些援助资金在极大程度上帮助了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然而随着中国对外借款的数额越来越大,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也日渐增长。澳大利亚开始担忧太平洋地区国家对中国的欠债,中国潜在的扩张以及本国家在太平洋地区影响力日渐衰退的问题。

根据澳大利亚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发布的报告称,其从各种预算案,招标文件,政府声明,采访以及网页中搜集了500多种资料制作了中国对太平洋岛国的援助分析图。这份报告包含了中国从2006年~2016年对太平洋岛国的援助支出,得出结论如下:

在太平洋区域范围内,虽然澳大利亚的援助在该地区一直保持着主导地位,但中国在该地区的援助力度已经与新西兰这种传统援助强国基本相等,即将超过日本成为第三大援助国。例如斐济,中国目前是斐济的最大双边捐赠国。中国与2006年政变后的斐济政府保持了良好的关系。在2006~2013年间,中国提供了大约3.33亿美元的援助资金,超过了澳大利亚(2.52亿美元)和日本(1.17亿美元)。同时也是库克,汤加,萨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第二大捐赠国,中国提供给萨摩亚和汤加的援助金额都仅次于澳大利亚。

报告作者Philippa Brant表示,“在某些太平洋岛国国家,中国的援助金额正在超过其他传统国家并逐步跟上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对太平洋国家的援助没有减少的原因之一可能是,面对中国和其他新兴援助国触角越伸越长的情况,澳大利亚希望这么做能有助于保住该国作为地区头号援助国的地位。”

因此,中国的援助事实上已经引发了澳大利亚的援助竞赛,增加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压力。

澳大利亚批评中国对太平洋岛国的贷款援助将引发债务危机

在2006年之前,中国仅是通过提供赠款和无息贷款资助小型项目的方式进行援助。然而自2006年首届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之后,中国80%的对该地区援助都采用了优惠贷款的形势。对GDP仅以十亿计的小国家来说,巨额的贷款将会占据国家预算的一大部分,带来的后果就是地区国家将面临着巨额债务,而这些债务如何偿还以及偿还渠道都将是他们未来要面对的问题。

目前,瓦努阿图、汤加以及其他南太平洋国家向中国借款的行为正在给这些国家带来不小的财政压力。瓦努阿图不得不设立债务管理部门,并于2018年1月1日将其消费税从12.5%提高到15%,以解决中国的债务问题。汤加的贷款则导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把该国评级为“高债务危机”。

澳大利亚国际发展和太平洋部部长ConcettaFierravanti-Wells于2018年1月初发表的讲话,将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援助工程描述为昂贵无用、华而不实的政府工程项目,中国的资金正被用于建设不必要的基础设施,各个太平洋发展中国家将难以偿还债务给中国。

澳大利亚外交部文官长France Adamson对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活跃程度,“一带一路”倡议的招标透明度和太平洋岛国的负债程度也表示了担忧。在她看来,中国不断加强的援助活动是中国在该地区提升影响力的一个方式,而通过这种方式,中国正在无形中改变南太平洋地区的传统力量对比。

澳大利亚担心中国援建的通信网络会影响信息安全

另一个担忧则是,澳大利亚担心中国援建南太平洋地区国家的各种通信网络可能会威胁到本国的情报信息安全。除了提供贷款帮助受援助国家发展基础设施建设之外,中国在计算机和通信网络方面也为8个太平洋岛国国家提供了资金。根据罗伊研究所的数据显示,中国提供贷款给巴布亚新几内亚建立了一个中央数据库,并可以连接其所有的政府部门和机构。而同一时间,中国还向斐济政府捐赠了电脑和办公设备。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研究员Malcolm Davis就对此表示担忧,他说:“在澳大利亚与南太平洋国家积极谈判以成为太平洋岛国论坛(Pacific Islands Forum)重要合作伙伴的时候,任何有可能输入该网络系统的讨论内容信息都会直接传到北京,我们对此深表担忧”,另外他还表示,按照中国人建立信息网络的方式,通常会对网络进行监控活动并收集对他们有用的信息。澳大利亚政府就因担心安全问题而禁止了承包商华为公司参与其国家宽带网络的建设。

结 论

中国目前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贸易伙伴,然而作为美国盟友的澳大利亚意识形态与中国又格格不入。如何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成为澳大利亚国家安全战略中最令人头痛的事情。此前中国商人在澳大利亚的政治献金活动已经引发美国联合澳大利亚情报机关调查,不容中国在澳大利亚扩大影响力。近期,澳大利亚又基于信息安全原因,禁止政府系统使用中国中兴和华为品牌的手机。可以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与日俱增,已经引发了澳大利亚的反弹和美国的干涉。

另一方面,中国在南太岛国的投资无疑正在削弱澳大利亚的影响力,成为澳大利亚反感中国的另一焦点,其担忧中国以经济渗透的方式在南太地区进一步扩大政治影响。这种观感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不能任由误解和舆论发展,恶化我国与澳大利亚的关系,避免澳大利亚完全站队美国,影响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南线的拓展。

 

 

[责任编辑:huangxx]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