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国大陆入侵威胁:台湾防务与美国亚洲战略》介评

2018-01-29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张丽娜访问次数:

【编者按】2017年10月3日,美国智库“2049计划”研究所研究员易思安发表名为“中国大陆入侵威胁:台湾防务与美国亚洲战略”的新书,对中美对台政策、军事战略等进行了论述。本文对该书的背景、目的和内容等进行了介绍,文中所涉及的观点皆为该书作者所提,不是本公众号和本文作者的观点,请读者朋友们注意甄别。

美国知名防务智库2049计划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于2017年10月出版的易思安研究员的新著《中国大陆入侵威胁:台湾防务与美国的亚洲战略》(The Chinese Invasion Threat: Taiwan’s Defense and American Strategy in Asia),在国内外引起广泛关注。笔者从本书的写作背景、研究目的、主要内容、对美国亚洲战略的建议及其对我国的启示几个角度对该书做一介评,以飨各位读者。

2049计划研究所于2008年1月成立,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阿林顿,在华盛顿也有办事处。宣称其目标是为决策者到本世纪中叶(即2049年)塑造一个更加安全的亚洲提供指导,这也是本所取名的用意。该研究所力图通过前瞻性、区域性的安全政策研究填补公共政策领域的空白。通过跨学科研究方法对社会经济、治理、军事、环境、技术和政治走向等问题进行细致入微的分析,以引导公众的认知并为政策辩论提供信息。还为对长期战略预测感兴趣的资助者提供量身定制的研究报告,全体研究员致力于从事能够满足美国和亚洲伙伴国政策需求的研究。

该所的研究领域包括五个方面:即民主和治理,对市民社会的作用、选举和政治进程、法规、新成立的民主国家或政治转型国家的反腐败活动进行研究,评估民主政体巩固对安全的影响;同盟、联盟和伙伴关系(即地区同盟和权力均势),预测老牌和新兴的地区同盟存在的风险和蕴含的机遇,分析资源和政治资本统筹如何改变地区权力均势;非传统安全(诸如恐怖主义、流行病、自然灾害、环境和能源安全问题的非传统威胁),研究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的地区影响、流行病控制、自然灾害以及越来越多地受到安全专家关注的环境和能源安全问题;中国研究,评估中国经济、社会和军事力量的快速发展对亚太安全环境的影响以及邻国和美国如何管控中国崛起;亚洲和世界,对亚洲与域外国家和组织的互动进行考察,以便更好地理解未来全球发展的动态。

易思安主要研究亚洲防务和安全问题,曾在海军分析中心做过两年中国问题分析员工作,2005-2010年在台北生活,在亚太和平研究基金会担任翻译、也担任《防务新闻》亚洲分社社长。拥有台湾国立政治大学中国学硕士学位,曾在复旦大学学过汉语,拥有高级汉语证书,堪称中国通。曾给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日本国防学院和台湾国防大学做过讲座。

一、背景

1995-1996年间的台湾海峡危机已经过去了20多年,美国高层决策者和战略家距离海峡两岸的导火索也是渐行渐远。他们的精力和关注重点都放到世界其它地区的事务上了,如应对恐怖主义袭击、全球经济衰退、网络渗透、核扩散及在世界各地蔓延的紧张局势。在华盛顿,习惯性的危机意识已经复苏,进行长远战略思考的空间在缩小。

这一现象的一个后果是美国对华及对台政策依然在很大程度上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末制定的框架内,当时美国面临的外交政策挑战与今天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为了更好地服务于美国的利益,政策必须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演变以适应当今的形势。亚洲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台湾海峡地区。

台湾已发展为一个繁荣兴盛的民主政体,在一个依然拥有很多复仇、威权政体的地区是善政良治和人权的灯塔。台湾的成功故事便是美国的成功故事。两个政府曾在二战和冷战期间肩并肩作战。最近,台湾为阿富汗的重建做出了重要贡献、也是最先回应全球人道主义危机的政府,从海地地震到非洲的埃博拉疫情、还是地区安全事务的密切伙伴。不幸的是,台湾在世界上的重要作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所付出的努力未得到应有的承认。

与此同时,中国大陆已成为近似匹敌的战略竞争对手。中国正在快速发展军事力量,主要目标是要通过武力解决海峡两岸的主权争端,同时阻止或击败美国的力量投送能力。中国正在研发大量进攻性武器系统并将其投入战场,包括弹道导弹、无人机、太空拦截机、两栖攻击舰、隐形潜艇、网络和电子攻击平台。这些武器会削弱美国亚洲盟友对美国是否能够在最糟糕的情况下确保其安全的信心。这一点反过来又会侵蚀美国主导的地区安全体系并滋生日益强烈的不稳定意识。从逻辑上讲,中国在台湾海峡地区的军力建设会引发悲剧。

本书作者易思安(Ian Easton)是在2005年夏末到台北学习汉语后不久开始思考台湾面临的威胁问题,因为当时看到台湾每年一度的防空演习。作者认为防空演习是90年代台湾海峡导弹危机的遗产。他开始思考大陆对台湾的战争和入侵威胁是否存在。他想知道如果战争真的发生,会是什么样的战争,开始担心万一哪天汽笛是真的为战争而鸣?大陆是否对台湾构成事实上的威胁?作者在台湾呆了四年半。在此期间对大陆进攻台湾的担心时起时落。除了防空演习外,还有其它一些事件也提醒作者思考台湾面临的威胁。2007年10月10日在台湾国庆日,台湾政府举行了阅兵。阅兵后不久就在2008年台湾总统选举前夕,弥漫着战争的恐惧。当时在台北的外籍人士聚居区,流传着一些谣言。称三支美国航母战斗群已秘密部署到太平洋以支持台湾的自由选举。作者本以为这一流言是假的。几年后,他才从朋友处得知这些传言或多或少是真的。作者在台湾期间参观了一些类似于要塞的地方,之后开始将台湾视为一个处于包围圈的岛。2009年作者开始在台湾一家软件公司做翻译,让他惊讶的是,公司总部在与上海或西安分部召开电话会议时根本不会提到任何有关政治紧张的事。但是作者所在的部门经理明确表示如果北京进攻台湾,就会停发大陆员工的工资。通常认为台湾会在经济战中占相对优势。一退休的台湾国家安全部门官员表示军队的网络作战部门制定了应急计划,能够在发生战争时使所有的通信瘫痪。大陆成千上万的城市工人会瞬间下岗,很多都是在台湾企业工作的中产阶级。作者对此感到不可思议,觉得这名官员一定是疯了,因为这听上去更像是经济自杀而不是军事战略。由此作者认为台湾的安全不只是防空演习、军队阅兵、碉堡,除此之外还有着很重要的经济因素和人为因素,这是他在美国读研究生时无法从教科书上获得的认知。此外,作者认为地缘战略利益也很重要。

在作者看来,台湾海峡安全博弈中最有趣的要素包括:作者2010年回到美国在海军分析中心任职时与很多中国官员、将军打交道,主要目的是了解这些人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在对大陆的官员总是不厌其烦地说明收复台湾是国家核心利益进行观察后,作者开始思考为什么台湾政府认为每年举行防空演习是明智的。作者称在一次中美两国军方交流时,有过非常不愉快的经历,中国的将军非常无礼、粗鲁。他还说另一个同仁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因此作者认为在缺少共同价值观和善意的前提下,中美建立互信是不可能的。

2013年作者开始到2049计划研究所工作,作为一个访问学者到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做研究时曾有机会到日本的美军和日军基地参观,期间得知很多日本军官都担心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且对华盛顿屈服于中国的压力、冻结对台湾的军售感到困惑。在他们看来,这只会让中国更大胆并鼓励他们在地区采取破坏稳定的行为,就像他们在东海对钓鱼岛所做的那样。作者称他所见到的很多人都认为海峡两岸的冲突不可能发生,但是很危险,都觉得有义务为最糟糕的情况做准备,尤其是因为美国在日本的军事基地处于前沿位置。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未来中国大陆的突然袭击会比珍珠港事件和9•11事件合起来都严重。一些人甚至担心因台湾问题所引发的相对有限的冲突可能会迅速升级并失控,将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推向核战争边缘。美国一国防部官员表示台湾海峡是一个危险的战争陷阱,可能会让大量美国人丧生。这些经历使得作者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美中之间因台湾问题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是如此令人不安,那为什么很少有这方面的论著问世?显然,自2008年后美日学者没有人做这方面的研究,很多学者对台湾失去了兴趣,认为这个岛最终会被并入大陆是必然的。还有一些学者认为南海才是未来北京更加青睐的战场,而不是台湾海峡。在他们看来,海洋争端才是重要的问题,台湾不再重要。几乎所有人都想探究中国的海军扩张及解放军的使命而不是台湾问题。对此作者不能苟同,研究的越深入,越发觉得台湾才是解放军考虑的前沿和核心问题。中国可能会如何进攻台湾自在台北经历第一次防空演习后就一直是作者感兴趣的问题。

二、研究目的

作者撰写本书旨在了解中国大陆的意图和计划及冲突的驱动因素。通过对海峡两岸双方的战略、作战计划、军事能力进行分析,就两岸的平衡及其意涵做出整体判断。为更好地理解中国大陆战略、台湾防务及海峡两岸之间的平衡,作者大量运用了台湾的军事研究成果和解放军的内部资料。

作者认为努力理解对手的认知非常重要,因为认知对行动的影响要远远大于我们所认识的客观现实。根据人民解放军的专业文献所披露的内容,军官的主要使命是为全面对台战争的爆发做准备。作者认为继续借助高压策略、拒绝将针对台湾的进攻性导弹撤走、加大军力投入都表明大陆领导人的目标是吞并台湾,而不是保持现状。威胁而不是和解,依然是大陆两岸政策的主要特征。

作者还披露,2013年末,台湾国防部公开声明大陆制定了一份2020年攻台计划。公布了北京在十八大上制定的一份秘密文件。在这次会议上,新一届领导承诺要完成2020计划,建设并部署综合性作战能力以便届时能够对台湾使用武力。

在作者看来,中国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给台湾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威胁。中国目前正在大力发展军事力量,主要目的是获得吞并或占领台湾的能力。中国军力的快速发展并不意味着战争即将临近或可能发生。共产党精英还是更希望台湾总统在压力和胁迫下签字放弃主权。但是,他们也在准备通过武力解决这一问题。

作者认为自苏联解体后,中国军力发展就一直受为未来在台湾海峡地区进行战争做准备的因素驱动。过去几十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的利益已经在扩大,但是这一使命的优先性并未发生变化。入侵台湾是解放军的核心使命。解放台湾的作战计划已经深入到人民解放军的集体记忆中。这一思想已深入到所有高层军官的心中,对他们的制度产生了深远影响,规定了他们服役的目的和意义。对他们而言,政权利益而不是中国人民的利益才是至关重要的,最高目标是要占领台湾,结束其事实上的独立国家地位。

当今中国军队几乎不可能全面入侵台湾并取得成功。任何理智的中共领导人也不会冒险。解放军战略家明白他们要实现这一目标依然任重而道远。然而,我们能够从这一现实中看到一些让人不安的东西。中国领导人意识到前进道路上的阻碍,会继续花大力气进行战略欺骗、情报搜集、心理战、联合训练、研发先进武器。

在作者看来,大陆和台湾之间的任何冲突几乎肯定都会牵涉到美国。美国在和平、繁荣、稳定的东亚拥有持久利益,崛起的中国将对美国的利益构成严峻挑战。出于法律和道德原因,美国将不得不与台湾一道,即使这意味着会面临与世界第二大国发生战争的风险。除了是一个原则和信用问题外,美国支持台湾还有地缘战略原因。美国的战略家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中国已经开始就西太平洋的主导地位与美国展开长期、激烈的竞争。台湾是这一竞争的地理和政治核心。东海和南海的紧张局势,尽管严重,但是与这一导火索相比都显得微不足道。这一地区(太平洋的核心通道)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值得密切关注。海峡两岸的政治分歧至今仍然是太平洋地区的一个重要摩擦点。尽管过去20年双边贸易和投资在快速增长,但两个政府和平解决分歧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三、主要内容

本书主要内容包括三个主题:

(1)人民解放军内部书籍是如何描述占领台湾行动的,要开展这一行动需要具备哪些军事能力?这些书籍是如何描述对手的?台湾的优势和劣势分别是什么?

关于这一主题,作者在警告信号(Warning Signs)、大陆的作战计划(China’s War Plan)、作战计划中的问题(Planning Problems)三章中对上述问题做了回答。具体如下:关于解放军内部书籍对占领台湾行动的论述,作者重点提到一高度保密的文件《联合夺岛行动》(Joint Island Attack Campaign),指出这一计划的目标是:快速占领台北并摧毁政府;占领其它大城市并清除残余守卫部队;占领整个台湾。要实现这些目标,该计划需要击败台湾军队在沿海的防御,在美国将充足的兵力部署到该地区之前迫使台湾投降。解放军出版的书籍表明大陆制定了补充应急计划以打击太平洋地区的美国及联合部队,以阻止其帮助防御台湾。作者根据可看到的中共军队内部文件,将解放军攻台行动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封锁和轰炸行动;第二个阶段是两栖登陆行动;第三个阶段是岛上作战行动。作者认为这一行动是一个环环相扣的接力赛,每一个环节都容不得有任何闪失,否则会功亏一篑。解放军面临的最大困难是队伍庞大、难以管理。大多数队员都是没有受过良好训练的应征士兵,且很多军官都不熟悉或彼此之间是竞争对手,还有一个很致命的问题是对台湾的地形不熟悉。相比之下,台湾军队的训练和装备都是世界一流的,可以随时决定什么时候加入这一比赛,彻底改变比赛规则。

解放军内部资料明确表示大陆专家认为台湾军队是一支专业化的部队,视其为能够进行顽强抵抗的危险对手。因此他们认为需要在一开始就发起集中进攻以封锁台湾军队。电子干扰、网络袭击和导弹袭击会切断台湾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大陆军方的内部资料特别强调要首先获得制空权,在削弱台湾的防空能力后,从海上发起进攻。为了限制台湾的货运能力,大陆军方比较重视布雷行动。为支持封锁,军方文件要求在台湾周边设立空中禁区。

(2)台湾的军事计划如何抵抗大陆的入侵?台湾军官觉得要执行防务计划需要必备哪些军事能力?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在美国的直接援助到达前他们能坚持多久?

台湾的“固安作战计划”旨在为作战行动提供一个综合性的蓝图、为抵抗大陆可能的入侵行动提供详细计划。该计划建立在对敌人的政治意图和军事能力基本假设基础上,重点是最糟糕的情形,及大陆全面入侵。自1949年开始,台湾的军事战略家就认为大陆发动两栖作战行动的可能性就是台湾面临的最大威胁。他们的基本假设是解放军利用海军舰船和民用船只力图使大约100万人在全面进攻中登岛。固安计划的主要目标是说服大陆不要入侵台湾,如果制止失败会击败入侵。固安计划力图影响大陆对政治、经济及社会代价的计算,确保入侵台湾的代价过高以致中共领导人会慎重考虑。如果他们要不计代价发动入侵,制定了反入侵计划以便台湾能够将大陆拖入一场长期消耗战,推迟两栖进攻或占领直到大陆高级指挥要么在高压下崩溃,要么军队在经历惨重损失后撤退。

固安计划非常灵活且在持续更新。每当获得关于解放军的新情报、台军获得新的装备和能力、或者部队裁员或重组时,就会对这一计划进行更新。从演习和训练中获得的经验教训也会被用来修订反入侵计划。固安计划的设计用于三个目的:台湾军队能够为他们未来某一天可能会遭遇的三个最糟糕的情况做准备。第一种情况是:大陆入侵而美国的装甲部队从未出现;第二种情况是美国人到达战场太晚了而无济于事;第三种情况是美国人及时部署,但是被强大的解放军突袭击溃。这些情形看似不可能出现,但是对台湾却是灾难性的。因此制定了预警措施以避免过度依赖美国的超级军事能力和善意。

公开的资料显示台湾的作战计划可能有三个行动阶段,每一阶段都旨在反击解放军联合夺岛行动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动员和力量保存(Mobilization and Force Preservation),旨在为解放军的突袭做准备。会调动预备役部队加强岛内的防御,贵重的资产会掩埋。第二阶段联合封锁(Joint Interdiction)设想发动联合任务部队参战并且在大陆的两栖舰队发起进攻前对其进行捣毁。最后一个阶段本土防御(Homeland Defense)要求残存的台湾部队继续沿海岸作战驱逐入侵、保护本土。

此外,作者还通过分析大陆的出版物,得知解放军在计划做什么,哪个地方最容易被攻破;解放军害怕什么及其可以利用的弱点,对台湾提出了一些建议,具体如下:

首先,台湾发展反击能力似乎能够对解放军的规划产生极大影响。在战略和作战战场方面,联合封锁能力会产生极大影响。台湾应当扩大远程移动导弹、战机、火箭炮、无人机的库存并考虑在大陆附近部署生存能力最强的武器。

其次,在台湾海峡建筑、加强防御工事,尤其是金门、马祖和澎湖列岛,似乎能够成功地增加解放军作战计划的复杂程度。

第三,台湾的电子战能力非常重要,用来保护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监侦平台,同时对敌人进行干扰。

(3)对美国的亚洲战略有哪些影响?华盛顿的决策者如何使台湾强大并阻止中国大陆发动入侵?美国如何为该地区未来的和平与稳定做出更多的贡献?

作者认为中国大陆已明确表示主要的对外目标是在冲突中获得对台湾实施压倒性军事力量的能力,如果必要的话,要摧毁美国领导的联合部队。中国战略家将目标集中在台湾问题上,因为共产党精英缺少安全感。他们认为台湾政府对他们执政是一个严峻威胁。台湾是他们讨厌的对象,因为台湾是华人的自由灯塔。因此,解放军认为入侵台湾是其最重要的使命,正是这一设想的未来战争推动着中国的军力建设。但是,台湾不可能放弃来之不易的自由和民主,美国也不可能放弃台湾。美国的妥协只会让中国更加强硬。

展望未来,美国在亚洲外交政策的核心问题之一是台湾可能会遭受入侵。作者认为所有领导人都应该考虑一个问题:如果中国入侵台湾,美国将做什么?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美国能够阻止北京打破和平吗?

对美国战略家而言,思考是否要参战并赢得战争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思考对手是如何看待战争的,以便能够有效诱导或迫使对手远离战争,让战争不再有吸引力。因为这一问题不可能消失,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加严峻,从长远竞争战略角度考虑至关重要。美国的外交政策在目标导向及可持续的情况下最有效。

美国在承认并接受中国是其主要战略对手及当今世界上最危险的动荡根源时是迟钝的。对亚洲采取的手段应当反映美中关系中的竞争性质很重要,包括政治、经济和防务。未来对华政策可能由三大支柱构成:从外部抵制中国的扩张,尤其是与台湾、日本、韩国及菲律宾的关系;从内部施压以削弱共产党的领导力并和平推进中国向民主化演变;在互惠基础上进行有目的的谈判。

华盛顿应当通过可持续的方式与北京在所有国际领域进行有效竞争以阻止中国的扩张,但是在亚太地区尤其要保持总体平衡。这一地区对美国国家利益至关重要。保持有利的权力均势应当是美国对华政策的重点。将整个形势变成竞争对手之间的黑白选择是不明智的。要求所有人在两极化地区选边站会给美国的外交关系带来极大压力。相反,华盛顿的战略应当是利用政治、经济和军事手段帮助人们实现梦想,并在他们抵抗中国的压力时给予支持。

美国的政策应当旨在支持中国的政治变革过程,让北京向更加多元的政治制度转变。如果中国要和平演变为一个负责任的民主国家,在世界上发挥积极的作用,共产党的权力必须要受到制度制衡的限制。中国的不妥协是因为美国的不作为。根源还是该政体的性质。在可预见的未来,在中国领导人不得不将华盛顿视为敌人的事实方面,华盛顿是没有妥协余地的。只有他们的欺骗和战争故事才能提供基础,将所有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拒绝赋予中国人民自治权,在缺少有吸引力的意识形态的情况下保持压迫制度。通过将美国视为削弱中国正当崛起的掠夺性的敌对势力,他们能够使百姓的苦难合理化并要求百姓做出不合理的牺牲。这反过来又会促进他们实现自身、家庭及政权的安全目标。美国领导人应当考虑他们是否在无意中帮助支持这一竞争性的制度并加强其发动侵略的能力。

美国必须要想办法明确说明中国不受欢迎的行为会引发代价,会极大地超过北京希望得到的好处。这对实施美国在亚洲的战略、继续保持和平与稳定极为重要。中国领导人必须意识到只有真正克制行为才能使得实现未来的和平与繁荣成为可能。华盛顿也会被建议继续进行军事现代化,包括常规武器和核武器,以向中国及地区盟友和伙伴表示美国下决心坚守和平、繁荣与自决的承诺,决不允许相对军事力量的下降。对于战争可能导致的后果的估计也必须非常不利于中国领导人以便他们看不到任何发起进攻的动机。提升台湾在美国战略中的作用可能会被证实为唯一最有效的手段,以显示决心和目的,减少潜在灾难性地区冲突发生的可能性。

对台湾提供强大支持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在将“一个中国”或台湾法理上独立的问题搁置一边时,华盛顿可能会声明其官方立场是:“台湾地位将通过和平手段决定。客观现实是台湾的民主政府是存在的,我们的政策是要尊重台湾,为台湾争取更多的国际空间。”在这样的框架下,美国政府可能会继续与台湾保持非官方关系,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实现外交关系正常化。逐渐改善华盛顿与台北之间的关系是避免与中国发生军事对抗的最可行的方式,同时推进美国的利益,确保台湾免受敌对势力占领。

在台湾海峡地区,政治和军事问题紧密交织在一起,几乎不可能分离。华盛顿在过去20年没能够认真思考对台政策导致出现以下一种情形:美国的防务人士无法向台湾朋友提供关于如何捍卫本土的建议。中华民国军官将毕生精力都用来研究并加强台湾的防务。相反,即使是那些五角大楼的官员,美国在台湾的研究所及太平洋司令部,非常清楚战术层面的军事形势,也不能明确地阐述关于冲突战略维度的想法。做任何政治军事分析都是非常困难的,中国有大量训练有素的军官进行双语宣传、侦察、散布假情报、屏蔽真相、改写历史。因此,对台湾防务问题的媒体报道对不能判断动机或者来源的美国读者来说是误导。

作者认为要真正理解海峡两岸关系中的战略平衡是非常困难的。人民解放军是共产党——一个政治组织的武装派别,不是一支正常的职业化军队。缺少真正的盟友或伙伴,朝鲜不可能帮助中国入侵台湾。台湾面临的根本安全威胁是政治上的而不是军事上的。

美国发现要长期保持有利于中国的均势比较困难,除非重新评估政策、开始将台湾纳入战略。台湾无力确保其安全除非能够从美国得到更多的支持。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取决于华盛顿和台北是否能够加强双边政治、经济、军事关系。用一点外交创意当然可以取得进展,同时保持正式但是非官方的关系。实现官方的政府与政府关系应当是长期目标。美国不在外交上承认一个民主、得力的伙伴国,在战略上是有缺陷的、道德上是站不住脚的。当然,理想经常与现实是有距离的。迫切需要以渐进的方式改变政策,以避免来自中国的突发的破坏稳定的对抗行动。

美国应当将重点放在能够反映客观现实的新倡议上,即台湾目前作为一个自由的主权国家而存在。自1979年以来,承认台湾在国际上政治合法性的最显著标志是美国对台军售。然而,自2006年以来,美国提出一个长期冻结军售的模式,出于遵从北京的意志。这一政策破坏了美国作为一个可靠的安全伙伴的信誉。也削弱了台湾与大陆的谈判处境。高端武器系统能否在战术层面扭转局势尚在讨论中且直到发生战争才会知道。然而,在战略层面,这些系统对加强台湾的防务非常重要。所产生的积极政治影响是显而易见、无可置疑的,会极大地加强台湾的信心和士气。

美台军事安全关系继续如此高度依赖,单纯军售是不明智的。总统和高层顾问应当定期与台湾领导人进行交流。应当邀请台湾参加一些活动,如国际海洋事件及关于领海争端的谈判。美国军事指挥官应当定期访问台湾。在危机中,这些人能够向白宫提供军事判断是必要的,这些判断建立在对当地地形了解的基础上。在台湾任职的美国高层国防官员应当是个将军,而不是上校,就像50年代到70年代那样。

其它表明支持台湾政府的行动也是可能的,且是更加密切的军事和安全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舰船互访、双边演习、军工企业合作应当得到优先考虑。台湾训练有素的军队应当被允许与美国军队一道开展人道主义和灾难救援行动、反恐行动、网络行动。台湾在阿富汗重建、日本的核灾难、菲律宾的台风“海燕”及非洲的“埃博拉”疫情中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没有得到应有的承认。应当做更多的工作以确保台湾未来的行动与美国军队的行动能够得到密切协调。

四、启示

通读全书,透过字里行间可以从中得到很多启示。首先,作者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认为美国和中国作为两个不同制度的国家,彼此间不可能建立互信,台湾始终是美国在亚洲的坚固盟友。这与美国建国以来就秉持价值观外交原则密切相关,对此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作者花了很多笔墨,不厌其烦地强调美国要致力于确保台湾的安全和繁荣,因为这是美国对外推广民主制度成功的样板。而且作者还进一步建议美国政府要逐渐推动中国的政治制度演变,这一切都与美国的立国基础——清教徒“拯救世界”的使命密不可分。

其次,从作者对台湾的立场及对美国政府的建议可以得知未来要解决台湾问题面临的外部阻力依然不容小觑。我们需要加强对美国、台湾及日本等行为体战略意图、军事能力的研究,以准确把握美国、台湾的意图和打算,并提出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

最后,深入了解美国的战略文化非常重要,因为战略文化是美国制定对外政策和亚洲战略的基石,也是判断其战略意图及战略走向的重要依据,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知己知彼,未雨绸缪。

[责任编辑:huangxx]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