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美海军陆战队“对抗性环境中的濒海作战”概念

2017-12-14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陈传明访问次数:

2017年10月,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和海军陆战队司令联合签署发布公开版《对抗性环境中的濒海作战》作战概念文件。这是今年2月27日美海军陆战队司令罗伯特·奈勒(Robert Neller)签署该作战概念之后首次对外公开。该作战概念根据新兴威胁强调了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实施一体化濒海作战的必要性,试图为其提供统一框架,并特别强调将海军陆战队的海基、陆基能力纳入支持制海作战行动。该概念的推出,是近十年来美海军陆战队推动“回归两栖传统”转型之后,适应新作战需要的一次重要理论创新。

一、背景

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一体化作战并非新课题。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在制海作战和两栖作战协调配合上就有着丰富的经验。特别是太平洋战场,海军夺取和掌握制海权,为两栖作战提供保障;海军陆战队则攻占岛屿基地为进一步制海作战提供支撑。冷战结束以后,由于强大对手的消失,美国海军掌握了“天然制海权”,两栖作战并不担心制海权问题,海军陆战队在中东地区做了十余年的“第二陆军”。然而近些年来,随着潜在敌手远程精确打击能力的发展,美海军的制海权面临挑战,同时海军陆战队面临的作战环境也发生重大变化。

(一)制海权的挑战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精确制导和信息技术的扩散,潜在敌手的海上拒止作战能力越来越强,美国海军在濒海区域的行动自由已经受到极为严峻的挑战。与此同时,一些敌手在精确制导武器、岸基传感器以及区域内的空中和水面平台等方面有足以抵消美军力量的巨大优势,能够将海上拒止能力升级成夺取和维持制海权的能力。这些敌手未来可能能够控制重要海上咽喉、掌握重要海洋区域,甚至在更远的距离上增加美军部队行动的风险。

具体而言,潜在敌手靠近他们的本土和基地网络实施作战,占有优势地理位置,而美军要在全球范围内行动,要通过绵长的交通线向遥远的地方投送力量。潜在敌手已经发展出了先进的水下作战能力,可能会挑战美军的传统优势。美军大型海外军事基地具备规模效应,但也很脆弱。美海军大型舰船实施前沿存在,具有续航力强和灵活性高的优点,但也是敌军有利可图的目标。这些因素都可能会抵消美军的能力优势。

(二)濒海战场的延展

美军联合条令将“海域(maritime domain)”定义为“由远洋、大海、海湾、河口、岛屿、沿海地区及其上方的空域组成,其中包括濒海区域。”联合条令还规定濒海区域由“向海”和“向陆”两个部分组成。向海(seaward)部分指的是从公海大洋到支持岸上作战必须要控制的海岸区域。向陆(landward)部分是指从海上支援和防御的海岸向内陆延伸的区域。

今天,现代化传感器和武器的范围已经使向海和向陆部分各自延伸了数百英里,使海上和陆上作战之间的区别日渐模糊。尽管海军作战的任务重点仍然在海上,但远程精确制导武器大发展,已经大大扩展了作战范围,更多覆盖岸上区域。因此,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需要将濒海区域视为整体,海军作战区域应该包括陆上空间,海军陆战队作战区域也应括海洋空间。

(三)濒海环境的复杂性

由于诸多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具备了实施远程精确打击的能力,随着战场空间的扩展,美军所面临的濒海环境也呈现出更大的复杂性。2006年,美国海军陆战队担负从黎巴嫩撤出美国公民的任务时,黎巴嫩真主党朝附近活动的以色列护卫舰上发射了一枚Noor反舰导弹,让这样一次普通的非战斗撤离行动需要考虑更多样化的危险。尽管大规模两栖作战已经半个多世纪没有出现过,但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要执行的两栖行动任务却一点儿没有减少。

鉴于两栖环境的复杂性,美军将“对抗性环境”分解为“不确定性环境”和“敌对性环境”两类。前者之中,美军部队经常要实施非战斗撤离、大使馆增援、人道主义援助/灾难应对和其他危机应对行动,且要严格遵守交战规则,限制实施先发制人行动消除潜在威胁。后者之中,美军部队要前沿部署,随时准备应对突发事件,并及时慑止冲突升级。

二、发展过程

2015年6月,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举行了军种“战斗者对话(Warfighter Talks)”研讨。此次活动中,两军种专家深入探讨了海军和海军陆战队能力在海上作战中一体化应用的问题,并在发展全新指挥控制结构上达成了一致立场。两军种高层领导人还根据覆盖不确定性环境中的危机应对、敌对性环境中突发事件的框架,发布了发展“对抗性环境濒海作战”概念的指南。

2015年8月,美国海军作战部负责作战、计划和战略的副部长、海军陆战队负责作战发展和整合的副司令发布了一份规划指令,正式确定了“对抗性环境中的濒海作战”概念发展小组的任务指南。

2015年9月,概念发展小组向负责项目监督的海军委员会(Naval Board)提交了一份行动计划。根据计划,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将通过一系列活动协作发展新作战概念。2015年12月,美国海军部直属的智库海军分析中心(CNA)举办了概念专题“能力”比赛;2016年2月份举办了年度海军军种赛(Naval Service Game)。来自作战部队的海军舰员和海军陆战队员都参与了这两场比赛。他们就重要的理念进行了探讨,并向概念发展小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2017年2月27日,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罗伯特·奈勒(Robert Neller)正式签署对抗性环境中濒海作战概念。概念发展小组制定了一份包括18项任务的行动计划,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将据此持续开展试验活动。

三、主要内容

(一)核心目标

“对抗性环境中的濒海作战”概念的核心目标,是创建一个由海基和陆基传感器、射手和维持者组成的模块化、可扩展和一体化的海军作战网络,提供持续机动的前沿存在,有力应对危机和较大规模突发事件,并慑止对抗性濒海区域出现的侵略行为。

具体来说,这些目标包括:建立和维持战场感知;建立持续的海上拒止能力,慑止侵略行为;夺取和维持制海权;在不确定的环境中有足够的防御性和非致命能力,在面对海上拒止威胁时有效实施作战行动;有效实施海上力量投送行动。美军指挥官需要向海(水面和水下)、向陆(地面和地下)、上方空域、网络空间、电磁频谱五个维度有效运用力量。

(二)指挥控制

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实施一体化海上作战、陆上作战、海陆双向作战,首先需要一体化的指挥控制架构。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对将海军陆战队纳入合成作战指挥体系,将合成作战司令部确定为两军种常设指挥机构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评估,得出了常设合成作战机构有助于同时进行一体化的进攻和防御性作战行动,以应对多个目标和多种威胁的结论。保密的海军战出版物NWP3-56《合成作战:战争战术层面的海上作战》可能进行了修订,包括了让陆战队空地特遣部队指挥官担任作战指挥官的选项。

除了集中指挥,分散执行战术行动也是作战一体化的重要标志。合成作战体系内,各战术指挥官可以随时根据兵力的编成和任务以及敌手的能力情况进行相互补充,某些时候可承担与作战指挥官、功能性编队指挥官以及协调者相关任务领域的所有或部分指挥职能,以利于分散执行。每个作战指挥官,无论是海军军官还是陆战队军官,都将根据战术形势需要和合成作战指挥官指令,从其他作战指挥官处接受支援或提供支援。这样多种海军陆战队能力才可以完全整合到合成作战体系之中,使打击战、水面战、防空反导乃至水雷战都能呈现全新的局面。

(三)参谋团队

目前,美国海军舰队/联合部队海上组成部队司令部参谋部内海军陆战队参谋不足,不能满足一体化地应用海军和海军陆战队能力的需求。具体来说,负责战役层级规划和执行的海上作战中心,缺乏有和海军陆战队能力、局限及特殊支援需求等相关,能实施一般性向陆作战行动的专业参谋人员。

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将探索给舰队/联合部队海上组成部队司令部参谋部配属海军陆战队专家,以提供和海军陆战队能力、限制和支援需求相关的专业知识。这些海军陆战队专家在每个参谋部内都应该有实际的职位,而非只是担任联络员,从而形成一支“蓝/绿(blue/green)”组合的参谋团队,支持指挥官规划和执行涉及海军和海军陆战队能力互补式作战行动的能力。这支新的参谋团队可以就海军陆战队能力纳入合成作战体系、发挥互补性作用,支持制海作战向指挥官提出建议。

(四)部队组成

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将探索组建制海作战力量组合的可行性,以便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实施危机应对行动。这就是所谓的“濒海作战大队(LCG Littoral Combat Groups)”。濒海作战大队聚焦制海作战,将成为海军一体化任务编队的首要单位,这个部队将包括1支两栖戒备大队、1支陆战队远征队、1艘或多艘水面作战舰以及海军远征部队的一些部队。濒海作战大队指挥单元由1名海军将官领导,受到一体化海军-海军陆战队参谋团队的支援。该大队应具备水面战、反潜战和远征水雷战等方面的作战能力;应具备足够的防御能力;具备利用小型作战艇投送和回辙海军陆战队员执行各类任务的能力。

如果危机扩大或者意外事故发生,需要更多的战力才能获取和维持制海权时,美国海军舰队/联合部队海上组成部队指挥官可以选择用更多的力量来加强濒海作战大队的能力,或将濒海作战大队与其他编队组合起来,如航母打击大队、海上陆战队远征旅或特别目标陆战队空地特遣部队。

(五)能力发展

指挥控制方面,发展组建并指挥控制可扩展的、一体化的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特遣部队的能力;在不利环境中指挥控制海上任务部队的能力;综合运用可互操作的海军和海军陆战队C4ISR系统和一体化网络的能力。情报方面,发展不确定环境态势感知能力、火力任务快速评估能力;充分理解整体濒海作战环境。火力方面,发展致命和非致命火力整合到海上控制和力量投送行动,并用来破坏敌手的指挥控制、运动、机动和情报的能力;发展远程打击、火力支援的能力;发展向海上拒止和海上控制作战提供陆基支援的能力;发展迅速运用特种作战部队支持海军目标的能力。

运动与机动方面,发展有效建立远征前进基地、掌控网络空间和电磁频谱、用各种平台投送多种规模的登陆部队、实施海基近岸突袭作战的能力。防御方面,发展采用主被动手段保卫远征前进基地、保卫前沿海基后勤平台、实施水雷探测、规避和清扫的能力。后勤方面,确保可以供应充足的精确制导弹药和燃料,迅速建立机动的秘密远征后勤基地,提升后勤部队的机动性、防御性和灵活性,利用辅助平台增强后勤支援能力。(全文完)

[责任编辑:huangxx]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