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澳战略沟通亟待加强——“2018·墨尔本大师班”项目述评

2018-03-19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澳洲分部 杨丹访问次数:

 

 

笔者与哈斯迪议员合摄(ASPI研讨会,墨尔本,2018.3.15)

 

“2018·墨尔本大师班”项目1,实为一个单日研讨会,相关专家小组对澳大利亚国防和安全的关键问题和挑战进行探讨。由本地智库“澳洲战略政策研究院”(ASPI)于2018年3月15日上午9时,假座墨尔本的“澳洲工程师大厦”(Engineers Australia)举行。笔者作为“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澳洲分部”的代表,参与了本次研讨会。主题演讲者包括:澳洲国会的情报及安全事务联合委员会主席自由党参议员安德鲁斯·哈斯迪(A.Hastie)、澳洲外交部代表克里斯·陈(C.Chung)、工党(反对党)影子国防部长参议员理查德·马勒斯(R.Marles)、前澳洲工党领袖暨驻美大使吉姆·比兹利(K.Beazley),以及相关学者5-6人。研讨主题是:在未来2018-19财年什么才是澳洲对亚太区的政策关注点

哈斯迪、马勒斯、陈、比兹利等身居高位者看问题的层次,显然比后来发言的学者们更加高屋建瓴。哈斯迪与马勒斯虽然处于朝野两党,但是都高度强调“我们如何认定自己、我们在亚太的利益和安全、我们如何看待亚太区的形势”作为安全或者国防政策的立足点,并且强调了澳中贸易的重要性、对中国经济走势的关切,同时,审慎认为宪法修改后的中国既有可能更强更大、也有可能面对来自内外两方面的新挑战。在南海问题上,四位发言者不同程度地重申了澳洲以基于规则、体现责任、密切关注为基本点的当前政策。

学者们的发言侧重各自的研究领域,但中国显然是学者们的话题聚焦。话题包括,南海岛礁建设、一带一路、中印洞朗纠纷、中国经济走势、中国军力发展、十九大及习近平思想、中国宪法关于主席任期的修改等。其它话题有:澳洲的2017国防白皮书、东盟与澳洲、朝鲜核问题、日本与澳洲、亚太区反恐、网络监管与安全等。在介绍了各自的所知和看法之后,学者们并就未来一年澳洲对亚太的政策制定,给出了相关建言。

通过发言者的演讲和课件,笔者注意到与会之前没料到的问题:学者们的对华研究,明显资料不足;并由此导致学者们的分析和建言存在以下现象:一是常识性介绍比例过大。例如,有发言者介绍了东盟何时成立、有哪些成员国、对周边国家或机制的一般立场。这种常识固然有其初级价值,但显然不必出现在如此高规格的研讨会上。最高决策更需要的是,在本地区热点问题上,什么是东盟对澳洲的当前评估、什么是对澳洲的未来展望、什么是东盟与澳洲的领导人关系格局等,缺失了这些“干货”支撑的建言,必然流于浅表。二是澳洲学者研究资料的平衡性不足。这一点,在澳洲学者的对华研究中最为凸显——即,下意识地把“澳洲眼中的中国”作为分析和判断的基础和尺度,几乎不关注“中国眼中的澳洲”。

本次研讨会上的种种观点,没有特别出彩之处。概括地说,澳洲在深切的期盼和困惑中遥望着辽阔的印亚太;偏偏此时,美国又祸起萧墙,搞出一些令人费解的动静,甚至,导致本次研讨会发言者都来不及修改演讲课件。笔者更为关注的是“中澳关系”——澳洲与中方的战略沟通很不充分,彼此的误判风险都在上升。因此,笔者认为:

一、澳洲在印太地区是最安全、最完备、最宏大的战略基地,并非可有可无。

国内有媒体认为,澳洲在可争取可不争取之列,澳洲对中国没那么重要;甚至认为,“澳洲就那么点力量”。笔者认为,就算澳洲成为中国的朋友也许并不重要,但是,如果澳洲成为中国的敌人却肯定能给中国造成新增危险。

尤其是“澳洲就那么点力量”一说,值得深切商榷。澳洲的力量不能以澳洲军力规模为指标。澳洲三军常备役及文职之总和勉强6万人,的确非常细小。但若考虑到澳洲作为“最安全、最完备、最宏大”的印太区战略基地,那么,澳洲的综合战略价值,值得包括中国在内的本地区所有大国认真对待——可以说,谁控制了澳洲,谁就控制了半个太平洋、半个印度洋、大半个南极。

历史显示,正由于澳洲是美国的盟国,麦克阿瑟重返菲律宾才具有了头号物质基础(基地);另一方面,正由于澳洲是日本的敌国,日军失去了控制东南亚战场所需的头号物质基础(还是基地)。而今,如何不让澳洲成为美日印澳四方机制用于针对中国的“三最”战略基地,不仅值得中方深谋远虑,而且中方要有积极行动。

何谓积极行动?我们认为,无论澳方对华有何成见,中方都应耐着性子以积极而非消极的方式,与澳洲进行多层次的战略沟通;尤其是,中澳之间的智库交流。这种交流的现状,如果不是名存实亡,至少也是气若游丝。

二、澳洲政界和学界的知华信息不足,中澳战略沟通亟待加强。

以中方而言,不要由于澳洲的某些言论而与澳洲怄气,相反,要耐着性子、硬着头皮以积极的方式(包括言论)与澳洲交流。由于“即便中方媒体提供了英文译本,西方学者也未必能看到”这个现实问题,因此,中国智库更应该走出来、走过来、走进来,从而,把中国信息送上澳洲的门,积极加强与澳洲同行的交流。

三、信息平衡而言,中方学者也应更深入了解澳洲。

例如,关于澳方担忧的“中国间谍”问题,笔者迄今未看到任何中国学者讨论过,前苏联间谍活动对澳洲造成的心理阴影,以及这种阴影在“中国间谍”问题上的杯弓蛇影效应。历史上,前苏联驻澳大使馆不仅将盟军的行动透露给日本(这曾导致美英情报机构对澳洲兴师问罪,澳洲大为尴尬),而且在冷战期间,对澳洲工会和社会各界大举渗透,政治企图很明确:颠覆澳洲的社会制度。这些,莫不让澳洲至今心有余悸。

综上所述,贸易上中国可以不把澳洲当回事,但在地缘战略上,中国不可以不把澳洲当回事。理由很简单,澳洲是印太区最安全、最完备、最宏大的“三最”型战略基地,即便中国无意像美国那样控制澳洲,进而控制半个太平洋、半个印度洋、大半个南极,也应该与澳洲成为在这动荡局势中的、一对彼此都能免于误判的朋友。

 

1 State of the Region 2018 Masterclass Melbourne, https://www.aspi.org.au/event/state-region-2018-masterclass-melbourne

[责任编辑:huangxx]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