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使命与梦想2018——知远2017年度总结暨新春献词

2018-02-19 访问次数:

 

2017年,军队持续进行深化改革。军队作为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知远所)最主要的服务对象,从方方面面影响着知远所的外部环境,也促使知远所自身酝酿着深刻的变化。变化之中亦有着笑看潮起潮落,无惧外部风浪的笃定与自信。

一、潮浪潮涌,谁有定海神针

自2013年,国家提出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目标。老牌智库愈加活跃,许多新智库也挂起了牌子,一时间一片欣欣向荣。然而,任何一个新事物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必然有浑水摸鱼,招摇撞骗者。一个行业如果以运动式的方式来搞建设,也多半难以避免热情耗干,偃旗息鼓的命运。基于“智库”两个字要烂大街的可能,知远所在2012年于南开大学举行的内部会议上,提出不再以智库自称,而改称为独立防务研究机构。

在智库建设的大潮前,知远的定海神针是什么?如何不为一时的名利所动,如何不为外界的喧嚣所干扰?最开始的评估与决策是最重要的。认知是行为的起点,认知也是一个不断塑造与强化的过程,每一个研究人员与骨干,如果感到有一丝的心神不定,就应该回望知远的立所之本。

(一)做防务领域的智库研究。

有专家提出:“什么都懂的人基本就是什么都不懂的人。”我们也认为,散弹枪打不出专家,研究问题应该集中火力。既然是防务领域,就不应该脚底打滑,追逐热点,否则长此以往,必一事无成。既然是智库研究,就不应该不务正业,沉溺于时事评论与迎合军迷的市场口味,与媒体越接近的专家必然与决策层越远。

(二)聚焦于外军研究,划清安全界线。

知远所发展到今天,从一个以兴趣爱好为出发点的军事论坛不断走向正规化发展,八年以来,已经同全国全军与外军研究有关的单位全部建立了业务联系,受到总部和战区多位首长的高度关注,许多知识和情报产品成为多级职能机关的重要参考。这样的成绩已经引发了国内某些人的嫉妒与敌意,也引发了国际上某些组织的关注与好奇。因此,知远所始终坚持外军研究,不涉密,便无密可泄。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的透明化,便无可授人以柄。百年大计,始于安全。有了安全基础,便更加能够理直气壮,心中笃定地与外界展开开源情报博弈。同时,也绝不允许任何人冒用知远所的名义和境内外媒体、机构发表不恰当的言论,进行不明意图的往来。

(三)要做“百年老店”。

既然要做“百年老店”,就不能急功近利,为了短期利益而牺牲长远利益决不可取,这也就确立了我们非营利性的属性,决定知远所后续几乎所有的行为规范。百年老店是原则,但原则需要具体的规划与管理来落地。

一是卖方市场就是要理直气壮地挑剔用户。

多年以前,知远所在面向研究市场时,已是有限的生产力无法满足无限的市场需求。在选择课题与用户时,主要考虑因素一是坚决不做伪课题,无价值的事再多的钱也不做;二是将课题选择与自身研究规划结合起来,临时性、应景性的课题不做,但如果碰到有价值的真课题,哪怕不赚钱,也要做;三是选择人品和专业素养高的用户单位,凡是不懂规矩、鸡贼占便宜的用户,则不论来头与级别,合作最多只有一次。知远所可以损失任何一个用户,但对方将永远失去和知远的合作机会,从此被拉入黑名单。

总体来讲,要牵着市场的牛鼻子走。知远所当前的研究机制在进一步向“以我为主,兼容并蓄”模式靠拢,即一方面提高自主研究成分,另一方面根据用户“需求+保障经费”制定“作战计划”——而不是一味地看着需求方的鼻孔。以此,通过有选择地确立合作对象和承接课题,维持基本的运营经费之后,更多的时间用来一点一滴地建立百年老店所依赖的生命线。

二是明白市场乱象的背后是什么。

为什么市场上会大量出现伪课题和应景性的课题,究其根由是情报研究保障工作的长期失序。职能部门不能准确评估潜在的、未来的外部威胁在哪里,没有研究规划、没有预先部署,没有长期监测,无法提供正确的建议,无法告知决策层应该关注什么,重点关注什么。久而久之,便只能手捧领导的意图,根据应景式的热点在指挥棒下团团转,永远是手忙脚乱,永远是顾此失彼,最终什么问题也吃不透,什么问题也无法解决。做来做去,无非是寻找证据去证明领导已有的观点,脱离了根据事实提出正确观点的初衷。等而下之者,连满足现有需求的心思都欠奉,只是从领导的讲话中断章取义,揣摩心思,牵强附会,生造需求。

更有甚者,目光短浅、急功近利,向学者提出许多不切实际的需求。这些用户嘴上冠冕堂皇,实则鲜廉寡耻,国家利益不离嘴边,实则满心思的都是部门利益和个人利益,不惜杀鸡取卵,冒天下之大不韪。

为此,知远所只为有战略远见的首长服务,只面向真实有价值的国家利益需求。

三是铸就不看任何人脸色的生命线。

知识是值钱的,创造价值的研究人员理应获得尊重,但知远所一不吃财政饭,二不窃取国家智库建设大蛋糕,远远称不上富裕,一旦追逐利益,就会变成短期利益的奴隶。但知远有长远目标,那就是做出从0到1的核心产品,无论市场如何变化,无论相关业务部门负责人如何更替,刚需不会变,这就有了核心竞争力,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作为独立的防务研究机构,则有了客观研究的广阔空间。值得注意的是,独立只的不是形体上的独立,而是指思维上的独立。纵观中外智库,在研究的客观性上,要么受限于体制的束缚,要么受限于金主的影响,独立性遭到很大削弱。

1、内部资料是不赚钱的,且珍惜吧。

做从0到1的产品意味着艰苦与细致,在知远所的几大产品线中,当前已经成熟的产品线是内部资料。内部资料强调的是影响,而不是利润。2017年,内部资料自筹经费累计翻译、编辑、印刷成册达260种,因领域过于专业性,每个品种卖出不会超过300册,大多数不过几十册;以《东方的门户:美国军事战略中的菲律宾》为例,296页,13.6万字,按理想化年销售200册算,印刷成本44.6元/册,翻译成本61.2元/册,排版费5元/册,税收约16元/册,人力成本两人1/3劳动时间平摊约10元/册,共计136.8元,而该资料的售价仅为128.0元。由此来看,内部资料的编印首要目的完全自身课题需要,根本谈不上任何盈利。然而,内部资料的影响是巨大的,是各级首长和职能机关十分重要的参考信息来源。对于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说三道四挑剔质量的人,我们报以冷笑。有本事自己以如此低的成本做出这样的产品,我们愿意高价来买。

2、军事术语库成型,基础工程等不了体制来建。

长久以来,军事翻译领域存在的“顽疾”之一就是术语的不统一,这不利于外军研究基础工作的展开与交流。做好军事翻译是做好“原材料”处理非常重要的一根支柱,无论如何重视都不过分。2017年,知远军事翻译中心推出军事术语库,其用意并非强制要将术语做一个“整齐划一”,只是将自身十余年的积累进行呈现,并欢迎挑错、补充和完善,形成不断更新、细化的术语库系统,成为一个基础性学习平台。知远军事术语库将是一个开放的系统,获得资格的人员可在系统内对词汇进行修改和完善,并有一支专业队伍对词汇进行审核。目前知远军事术语库下设中英、中韩、英韩、英俄、中俄互译的词汇数百万条,未来将视情况增加其他语种,并在现有的缩略语、术语及定义的基础上增加其他类别。术语库对业界没有任何强制性,也无法对任何一家体制内单位进行强制统一,但从0到1的工作本身就具有巨大标杆效应,充分证明了独立防务研究机构超然的灵活性。

除了内部资料集和军事术语数据库之外,另外两个拳头产品是正在逐步建设的外军情报数据库以及正在准备中的知远防务学院培训项目,将在下文更为详细地介绍。

(四)权力分配与运营机制——2年前的重大危机引发的思考

2016年1月24日,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负责人李健同志因故受伤,颅内出血,经抢救脱离危险,并于2017年逐步恢复主要工作,但时至今日仍未100%完全复原。问题来了,如果知远所现任负责人出事了,知远所还能运转下去吗,还能按照非营利性机构百年老店的目标运转下去吗?如何在其他任何一个骨干人员离开的情况下,正常运转?

2018年,知远所也开始了自身深化改革的战略规划。

一是必须坚守非营利性机构百年老店的目标。不能坚守目标的,应该离开。失去了理想,也就失去了远景目标。

二是建立稳定的权力机构。由学术委员会、各研究中心以及各地区分部三权分立,相互制约,相互协同。

三是跨域联合作战的运营方式。全所事务由所长统管(携学术委员会)+中心主建(能力建设)+分部主战(能力使用)组织进行,临时任务由新组建的职能委员会进行跨部门协同,任务结束后职能委员会遂随之解散。

在局部上,继续奉行类似洛马公司“臭鼬工厂原则”,给现有的各分部,各研究中心,各业务中心,最大的行政、业务主导权,这固然有着不成熟的风险,但更有利地是有助于摔打部队,锻炼部队,各级骨干需要野蛮成长,为承担重大任务尽快做好准备。

二、知远不是军改最大的赢家

(一)人才究竟在哪里

军队改革,体制编制大面积调整,岗位变动,人员流动,很多人脱下了军装。有人认为,知远所可以趁势大肆招揽人才,院校和研究所的精英可挑可选的多了。然而,事实证明,这只是局外人美好的想象和祝愿罢了。

体制内究竟有多少开源情报研究人才?先不论专业出身,一般而言,在知远所从事外军情报研究,要有三个门槛。第一外语能力;第二经历过专业的学术训练;第三有作战部队或指挥机关的任职经历;这三条门槛加起来就已经挡住了无数人。有人说,不需要知远设门槛来筛选,体制内就有专门对口做外军情报研究的专家。这话固然不假,然而体制内院校对口专业培养的干部本身数量就不算多。在历史上,由于进院校时期的人员选拔导向的偏差,在院校时期的专业设置导向的偏差,在任职岗位上用人导向以及任务导向的偏差,在合适的岗位上从事开源情报研究工作的人才数量比想象的更少。

人才在想什么?不可否认,体制内有着优秀的开源情报研究人才,适逢工作岗位调整,的确面临职业的重新选择。有的人将简历投给了知远,然而谋求高薪让位于追求理想,各方比较下来,自然不适合在知远工作。有的人觉得自己各方面能力素质很强,何必屈居人下,干脆另起炉灶。雄心壮志固然是好,可是创业有风险,自由有代价,希望大家能有好运气。

为什么要设那么高的门槛?成就任何一项伟大的事业必须依靠人才。人永远是战略资源,知远所始终奉行“理想——品德——潜质——能力”的选人之道,因此每次发布招聘启事,都有雪片一样的简历投来,但能进入面试阶段的只是凤毛麟角。对知远来说,有理想的踏实人,不在乎起点有多低,一张白纸更好培养。虽有资历,但一肚子花花肠子,眼高手低的老油条我们绝不欢迎。总而言之,升官发财请投企业,赋闲养老请去工会。想投机取巧的,知远的大门不会开,靠运气开了,以后也会再关上。符合知远价值观的,就是铁杆。不符合的,不予录用,没有中间层。

为便于以后招聘工作的展开,把非定量性的部分招聘要求再贴一遍,如下:

1.态势:知远立志于非营利性(不以盈利为第一目的),一直聚焦于外军研究之基础性工作,而不是“搞钱”与“扩大再生产”。故,知远几乎没有多余的养人的钱。

2.理想:知远干的本身就是一个理想化的事,故,没有立志于防务智库,而仅仅是把知远当成职业选项之一的,请绕道而行。我们只要铁杆,不要帮手。

3.薪水:别问能拿多少钱,而该说能创造多少价值。所谓防务智库,本身就是一个清苦的事,要靠此养家糊口的想靠此发家致富的,请绕道而行。换言之,没有家底的不要来搞学术研究,你我压力都很大。

4.能力:自以为牛的请留在体制内继续做伟大贡献。真想来,由于短期内看不出真实能力与潜质,故需要由我们认同的业内学者的推荐信,或者与知远的联系有五年以上知根知底者,以免浪费你在其他地方的机会以及我们的精力和时间。

5.简介:请勿罗列你在体制内做过多少伪课题以及注水大学文凭,请直接说你能做什么将做什么。

6.工作地点:事实证明,没有强烈的对理想的追求,异地独立自主地工作不现实。故,建议兼职。

7.未来:我们从不拍胸脯给你画饼,工作环境与生活质量的提高需要所有人员共同努力,不劳而想获的,请回体制温暖的怀抱里去。

8.忠告:没钱没权,干不完的活儿,你还来吗?请考虑清楚你下半辈子到底想要活成啥样!

没有人才怎么办?知远所近八年的实践证明,社会招聘很难招到合适的人,无论级别多高,资历多老,其发挥的作用与期望其产生的价值都极为不匹配。真正如臂指使的基本都是以兴趣和理想为指引,曾在知远平台上长期从事翻译与研究的兼职工作,之后再顺利转为全职人员的同志。基于这种现实,知远所将从零开始建设自己的人才培养体系。2018年,知远防务学院将展开正式培训业务,其中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培养知远所未来的研究员。从一张白纸开始打基础,从基本外语技能到研究方法论,从价值观到办事方法,尽可能最大地隔绝在其他地方可能沾染上的种种毛病与恶习。这样的培养过程注定会很漫长,但是知远做的是百年老店,我们愿意等。

(二)我们的“对手”怎么样了?

2017年末,某机构发布关于开源情报产品的研讨会议邀请函,知远所遂派员联系报名学习,对方回答知远是竞争对手,不可靠近,令人哭笑不得。

这便再谈谈对手的问题。知远所向来认为,外军开源情报研究,领域之大绝不可能某一家能包打天下,与相关单位的协同作战才应是业界的正常现象,各家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功过是非,历史自会证明。

由此,关于知远所的核心产品外军开源情报数据库,无论哪家单位想来了解,知远都可以敞开大门分享思路。原因就是,大事是要从0到1,一点一滴,一砖一瓦做出来的,能作做成事的人,哪怕走些弯路,最终也能做成。做不成事的人,哪怕知道思路,也只是夸夸其谈。

2009年8月8日,知远所正式成立。成立大会席间曾有人问,知远所不吃国家财政饭,没人没枪,怎么和军科和国大竞争?我们一开始就认为,不能人为给自己设立竞争对手。多年来,知远所与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及其他研究机构平等相待,关系融洽,互相成人之美无数。

在这次军改当中,涉及到外军研究的机构基本上都遭到了较大的调整甚至削弱。基于协同作战的关系,知远所是感到惋惜的。在2014年的评论文章《拆易建难:俄国防科研盲目改革后果分析》已经阐明了基本观点。改革天然存在风险,震荡与阵痛历来伴随着几乎任何国家的军队改革,从现实上来讲,协同作战的力量削弱了,知远所可能要承担的任务会更加的繁多和重要,这又促使知远所加速发展,能够承担起自身的历史任务。

(三)市场什么时候成熟

在军队深化改革之前,知远所已经和全军涉及外军研究的相关机构建立了业务联系。改革启动,我们已经意识到要过一段勒紧裤腰带的日子。一是很多旧的业务关系打乱了,要恢复成熟的研究业务,需要时间;二是体制编制大面积的调整,首长机关需要更多的智力支持,然而体制内旧的研究单位也打乱了,于是对知远的期望和需求陡然增速,大量新的业务需求产生,但是提供新的研究支持也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三是尽管相关业务单位有着迫切的研究需求,但大项研究资金的支持路径在制度上尚未成熟。无论如何,不管体制编制调整成什么样,刚需始终存在,知远所满足不同刚需的能力始终存在且不断增长,剩下的交给时间,只待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三、知远对军队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知远所非体制内机构,因此不处于决策环节之中,所以就不能越界做事。不是外军研究的问题,不能毛遂自荐,否则就有江湖国师之嫌。智库不是幕僚机构,但是必须以思想输出为目标,知远所不直接参与决策,不提供直接解决方案,是谓“只看病不开方”。那么,知远如何影响决策呢?

(一)原材料最为珍贵

外军研究的基本价值有二,一是吸收外军的经验和教训以启发自身;二是研究对手、评估环境以制定对策。要实现这样的目的,就必须对外军情报进行大量的收集和整理,否则再厉害的研究人员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急切的心情也是无从下手。在整个战略和防务研究领域,指点江山,叱咤风云的国师太多,扎扎实实做数据和情报分析的太少。知远所成立近八年来,已经翻译整理完毕的外军情报译文已经超越5000万字,原始外文资料更是译文资料的5倍以上。同时,整编印刷的外军报告资料接近300种。这些资料为整个开源情报界的外军研究提供了海量的数据和内容支撑。曾有体制内精英表示,是知远为军队深改提供了最重大的智力支持,这并不是说知远所提供了多少直接的建议和报告,而是指在战略规划流程中的核心人员从知远提供的外军改革的原始材料中获得了海量的启发。在新体制新单位进入运行期之后,又有更多的首长机关通过知远提供的原始材料支持来思考新工作和新业务的应对办法。

(二)润物细无声

咨询与演讲。所有的非正式谈话交流都是对人的思想和观念实施影响的渠道。例如,原总参某部某副局长就这个问题也曾发问:“你们怎么去影响军队的决策?”,知远所负责人回答说:“我对某些事物的认知和观点,如果你认同而在起草相关决策性文件的时候写进去的话,这就是影响。”同样具有面对面针对性影响的还有专题演讲。2017年,知远所负责人先后应邀参加了某军种和军委某部高层论坛,分别就军种建设问题、作战需求问题面对相关首长和职能部门作了专题演讲,引发了强烈的关注与后续研究。

写作。知远所的微信公众号运营约四年,读者量目前是四万多,读者群体依旧以智库专家、院校学者、职能机关以及防务媒体等专业人群为主。除了及时展现最新外军情报研究的动态,更重要的是成为了知远所研究员们体现独立思维之学术成果的传播平台。2017,年知远所在美国空天力量杂志发表论文《亚洲某国生变引发难民危机的可能性、技战术应对手段及非致命武器的特殊价值》,此文所述对象和问题在国内学术界极为敏感,学者们谈及都是慎之又慎,针对此问题的探讨又及为必要,因而采取代号在国外发表,再由公众号发布,从而跨越层层审核激起相关机构和人员的思考乃至实际的准备。

桌面推演及高阶产品。桌面推演方法已经在军事机构的研究活动中得到广泛采用。随着网络安全问题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美军也开始大规模运用桌面推演方法研究网络军事行动问题,美军和北约近年组织的多场演训活动中都加入了桌面推演的课目。网络桌面推演活动大量借鉴和应用了军事演习的组织原则和实施方法。又因其具有预设环境简单、组织方法灵活、考察要素全面等特点,是网络演习活动极为重要的工具。作为网络演习的基本形式,网络安全桌面推演可以通过模拟真实的网络安全威胁事件,对实施机构的业务部门进行整体联动式应急检验,解决信息安全、管理程序、危机公关、法律和金融等领域可能出现的问题,从而提升组织机构在网络安全领域的总体能力。2017年,知远所组织网络战问题的外军专家在北京和上海组织两场桌面推演活动,体制内职能部门有近百人参加。开此先河,对相关问题的研究与解决的后续影响不可估量。

不言而喻,研究对手必须要站在对手的角度来看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中美两军都设置了模拟对手的蓝军和红军。在研究领域,同样需要了解对手思维和现状的蓝军。知远所专注研究外军,已经在事实上成为最有资格扮演蓝军的研究机构,基于多年积累的研究成果,在条件成熟时,再利用兵棋推演等研究工具进一步提升研究效能,这在未来将产生更加不可估量的效果,可为决策层提供更加有参考性的高阶产品,甚至成为类似于美国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这样的第三方评估机构。

课题与文风。战略学者吕德宏在《改造我们的研究》一文中指出,经过多年来对我国与发达国家战略学术界交流的观察和思考,我们认为我国战略学界存在以下现象:重认识、轻操作;重引进、轻创造;重结果、轻过程;重个体、轻团队;重定性、轻定量……一段时间以来,学术研究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天马行空有余、落地生根不足。根源是认识脱离实际,对我军的研究脱离我军实际,对外军的研究脱离外军实际。脱离了这两个实际,大量似是而非的抽象观点飘在半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有的职能机关也表示,某些体制内学者只知道闭门造车,既不知己,也不知彼,没奈何只好攒八股,无法满足实际需要。

外军情报研究是战略研究的有机组成部分,知远所常年承担关于外军研究的课题,可以说做到了尽最大可能原原本本地展现外军,尽最大努力贴近实际地理解外军,也为其如此,才能满足市场的刚需。说通俗点,不过硬的研究成果没有人愿意买单。知远所关于真问题伪问题的态度,对于形式必须服务于内容的坚持也逐步地影响了许多体制内的用户单位。不仅在课题验收上认可知远的原则,也逐渐影响到其本身的作风。

(三)关于外界的评价

当前,大力发展智库仍然处于热潮之中,国内外各类智库排名、智库评价榜单也引发了关注。国内有些智库在国际上排名靠前,可以说是一种高度认可与赞美。知远所也在某排名榜单中名列其中,就此也表示感谢。然而,知远所绝大多数的成果都是不公开的,外界无从知晓,更无从评判。事实上,外界的赞美固然是好,但并不是最重要的。防务研究关乎军事竞争,关乎打仗,知远所究竟提供了什么价值,军委、军种和战区机关,各级指挥和参谋人员的评价才是最重要的。

四、2018年度的重点建设目标

(一)外军开源情报数据库

知远外军开源情报数据库酝酿近八年,因建设资金较大,谈了数个投资合作未果。其中有一家投资机构在2017年初提出投资一千万元的意向,然而由于其投资理念与知远所运营原则不能兼容,我们坚决反对,拒绝投资。此事足以证明,知远所的运营原则不容动摇,大项资金也不例外,更别提有些层级低的用户单位提出的无理要求了。虽然2017年初的资金没有到位,但是时不我待,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巨大的工程建设最后还是靠20个人,7、8条枪,一点一滴啃下来了。2017年末,“外军防务开源情报数据库”基础测试原型正式内测,功能结构稳定后开始大量数据录入。该情报数据库的本质是“知识库”,是自身研究人员的工作平台,也是开源情报界的自适应性知识平台,一旦建成,当可称为国内唯一可期的相关数据库。

此外,在外军防务开源情报数据库建设总体框架内,2017年,知远“防务地球”项目开始推进。防务地球项目系统开发组表示力争2018年3月底发布内测版,数据组表示力争年底前完成中国周边地区地图标注任务……五年内完成二期(仿真调入演示)和三期(对抗推演)工程。

(二)知远防务学院

美国著名战略学家托马斯•巴尼特曾表示:“一个战略家要把目光定在影响中级军官上,因为他们在未来将成为美军的最高指挥官。”防务智库也应该如此,如果要进一步间接影响决策,应该去影响更多的青年研究员和职能机关的中层人员,最适合的方式就是通过组建知远防务学院,面向上述人员传播正确的观念与思想,培养正确的研究方法论。

美国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对于美国军事战略的塑造有着重大影响,其上一任主任安德鲁•马歇尔90多岁才正式退休,期间超过90名军事职员和文职分析员在其手下任职过,而在国防部体制外,更有众多的人员直接或间接地从事净评估的研究和推广工作,涉及情报界、学术界、防务智库,以及大量专家等等。安德鲁•马歇尔本人自述道,“我认为我的最大成就就是,对来到这间办公室的人们的训练与影响”。其著名“弟子”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主任安德鲁•克雷皮内维奇近年就推出了关于第三次抵消战略的数份研究报告。另外,马歇尔曾长期任职的兰德公司为了传播研究方法,在成立初期就建立了访问学者制度,1970年又成立了帕迪兰德研究生院。

可以看出防务研究方法论的应用和推广,无论是自然形成的还是人为设计的,都将促成相关研究网络的形成,极为值得借鉴。在当前的国内环境下,学习常识,具备常识就已经超过了大多数人。

知远防务学院将于2018年正式开始运营,第一期课程将由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中校威廉•高山讲授《美军联合作战计划流程》,课程时长为8小时,之后的课程体系将逐步完善,涉及开源情报研究方法、政治局势分析方法、战略评估研究方法、各作战域关键问题的理解等等系列课程。

(三)国际交流与开源情报博弈

在过去的几年,国际交流并非知远所的工作重点,因为国际交流的根基在于自身的研究,不然开会交流什么呢?所谓时机不到不可强求,有条件合适的,也可以推进,因此这几年知远所都举办过相应的国际交流研讨会。随着形势的需要,知远所将在2018年起逐步建设英文传播平台,逐步扩展与相关国家智库学者的联系,促成更多的国际研讨与交流,放开手脚的走出去和请进来。

这一平台的搭建需要三根支柱,一是更为面向国际的研究,二是英文传播平台运营方法,三是英文写作能力的培养。平台性的效能一旦产生,对于国际影响的提升不言而喻,但更重要的是在国际交流过程中对研究成果进行验证,实质上是开源情报的博弈。怯懦者腿软心虚,闭关锁国。豪杰者,万千军中,探囊取物。

一年之计在于春,战斗又将开始。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二〇一八年春

 

 

[责任编辑:huangxx]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