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远防务快讯

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2017.08.30[第360期]
免费订阅

知远系列期刊

《知远防务评论》2017No.8(总第119期)

《知远防务评论》2017No.7(总第118期)

《知远防务评论》2017No.6(总第117期)

《知远防务评论》2017No.5(总第116期)

[知远动态]

知远防务论坛•2017 ——外军信息作战研究会议总结

2017年8月26日,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在上海举办了“外军信息作战研究:不战而屈人之兵”研讨会。来自部队、企业和院校等20多个不同单位的代表参加了会议,军事心理学专家贺岭峰教授、海南大学毕研韬教授、凤凰卫视驻俄罗斯记者仝潇华,以及知远所助理研究员武获山分别就美军军事信息支援行动、战略传播、俄军在现代战场的媒体战以及美军信息作战理论等问题进行了主题发言。

纵观近年来的多场战争行动,无论美国、北约集团、俄罗斯、叙利亚还是恐怖主义武装集团,战争参与方都将信息领域的对抗作为军事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美军军事理论中,全球信息环境是一个没有边界的开放空间;如果不在这个领域积极采取行动,则意味着将社会舆论和民众认知域的主导权拱手让给敌人。因此,借助迅猛发展的信息技术,世界各国军队都已经将信息作战作为适应国际形势变化、探索军事力量发展的必然选择。与此同时,信息作战理念也逐渐渗透到国家安全和军事战略的各个层面,成为实现国家利益或军事目标的独立斗争样式。世界各主要军事强国为更好地服务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不断加大在信息作战方面的投入,并且持续从实战中总结经验教训,修改完善相关信息作战理论,相继出台了许多新的作战概念和政策。

在研讨会中,发言嘉宾和与会代表围绕上述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和交流。现将嘉宾发言内容整理如下,有关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一、贺岭峰教授:美军军事信息支援作战

1.美军军事信息支援作战(Military Information Support Operations, MISO)概念起源于一战时期的宣传行动(Propaganda),先后经历了心理战(Psychological Warfare)和心理作战(Psychological Operations)等概念发展变化。

2.美军军事信息支援行动力量体系由国防部总体负责,按照军种主建、战区主战、联合协调的方式进行运用。

3.美军在全球反恐战场上实施了积极的信息环境塑造行动,在夺取制空权的情况下,美军利用心理战飞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地区实施了长时期不间断的广播,从而基本上控制了当地民众的信息来源。

4.与单纯“讲道理”的模式相比,美军更加倾向于利用“讲故事”的方式试图唤醒目标受众意识中潜在的支持倾向。

5.随着技术能力的不断提高,美军在军事信息支援行动中还经常使用画面植入和人际关系影响等手段。

 

 

二、毕研韬教授:美军战略传播研究

1.传播与新闻是相互并列的学科概念,传播在渠道、动机、内容和形式方面与新闻都存在差异,日益成为国家为维护自身利益而采取的重要手段。

2.美军战略传播的职能包括削弱敌人可信度和合法性、迫使对手采取/不采取特定行动、促使目标受众支持美国或者国际目标以及提升美国可信度和合法性等。

3.传播的贡献率存在悖论:行动是当然是战略传播的第一介质,但在非常规条件下,传播行动也可以跨越“言行鸿沟”以夺取战术上的优势。

4.认识到战略传播巨大效力,美国和欧盟在积极实施信息作战行动的同时,还都已经出台法律以反制其他国家的传播和影响行动。

 

 

三、仝潇华:俄军在现代战场上的媒体战

1.舆论环境是现代战争的主战场之一,俄军在俄格战争、收复克里米亚行动以及叙利亚战争中不断积累媒体战经验,目前已经形成对外发布英语、法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等语种新闻的能力。

2.根据记者的近距离观察,俄军使用的装备都非常陈旧,但却在战争行动中展现出较强的适应性,是其完成战争任务的重要保证。

3.俄军擅长利用敌对方民众之口传播有利于俄罗斯的信息。

4.战争中随时都可能出现危险和意外情况,为保护国际战地记者的安全,俄军出动了最为精锐的特种部队;俄军战士在危险局势中奋不顾身的行为赢得了外国记者的称赞和信任,也使得媒体报道为俄军行动增加了更多感情支持。

 

 

四、武获山:美军信息作战理论发展沿革

1.美军信息作战政策和条令文件背后隐藏着严重的观点冲突,应该从美国国防部文官领导和军队将领的立场出发,研究和讨论美军对于信息作战的认知问题。

2.美军信息作战理论的发展始终围绕着信息作战如何定义、信息作战能力列表构成以及信息作战适用范围等三个核心问题。

3.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美军计算机网络作战能力已经从信息作战能力组成部分中独立出来,发展为网络空间作战能力,并进入美军的联合作战计划程序之中。

4.美军信息作战理论从基于能力发展到了基于对手,这意味着所谓的信息作战能力列表不再是美军关注的焦点,而是在信息对抗中,通过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影响对手决策思维、决策程序才是信息作战的核心目标。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版权所有 © 2009-2014 京ICP备09049714号
技术支持: 北京诺方知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