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会议简报】知远防务论坛•2017 ——特朗普与美国信仰复兴计划研讨总结

2017-04-26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访问次数:

 

4月22日,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在上海举办了特朗普与美国信仰复兴计划研讨会,乔·格林(Joe A Glynn)、张伟和王陶陶三位学者分别从美国大选中的宗教因素、《圣经》中关于战争的预言以及特朗普政府的基督教选项等角度出发,讨论了基督教信仰对于美国政治问题的现实意义。

在2016年的大选中,代表保守势力的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出人意料地以较大优势战胜对手,他的这场胜利也被美国主流媒体视为可能改变历史发展趋势的“黑天鹅事件”。但是特朗普上台真的像某些媒体渲染地那样,是背离美国主流价值观的历史性错误,还是美国民众选择冲破主流媒体价值观,坚定支持美国回归带有浓重清教徒色彩的保守政策体系?通过对特朗普的典型支持者进行形象刻画,除了白人、中老年、蓝领阶层等得到广泛讨论因素以外,我们不难发现基督徒是其鲜明的特征之一。不容置疑的事实是,尽管美国奉行的是政教分离,但宗教信仰在美国政治,尤其是美国总统大选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特朗普在竞选中表示,“我们将在我们的社会中将信仰恢复到应有的传统,这是我们必须做的......我们将尊重和捍卫美国的基督徒......”也正如事后所披露的一样,在这场“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总统选举中,为数众多的保守基督徒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为此,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邀请多位长期在该领域进行研究的学者,就美国大选中的基督教因素、美国信仰复兴计划以及基督教对美国政治、经济、军事的影响等问题进行探讨。乔·格林曾作为飞行员在美国空军服役,并在越南战争中获得紫心勋章。作为一名新教教徒和独立学者,格林先生对宗教对美国各领域的现实影响有着亲身观察,研究领域涉及宗教与政治、宗教与军队等。张伟先生作为一名独立学者,长期关注研究《圣经》对西方社会及政治的影响。王陶陶先生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目前在某编辑部从事编审工作,是一名群众政治研究者。

嘉宾的发言仅代表个人观点,现将有关内容整理如下:


一、乔·格林:美国选战中的基督教因素

1.作为美国历史上年纪最大并且最富有的总统,特朗普本人有太多吸引人关注的话题性,比如他的商业生涯、演艺经历、婚姻生活、对于社交媒体的偏爱以及口无遮拦的语言方式等,但其宗教背景却少有人提及。

2.美国政治与宗教问题存在密不可分的联系,“没有表现出严肃宗教承诺的候选人根本不可能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的胜利”。而且近年来,美国国内具有宗教信仰(主要指基督教)民众的数量不断增加,虽然宗教人士在全国人口构成中的比例没有发生显著变化,但这主要是受美国新增人口数量因素的影响。换言之,美国人口在不断增长,而信教民众也在以几乎相同的速度持续增长。

3.宗教团体对于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提供了有力支持,尽管两位候选人都打出了宗教牌,但显然特朗普赢得了更多信教人士特别是宗教领袖的青睐,即使当特朗普对于女性的粗鲁言论被曝光后,一些福音派宗教团体依然在新闻采访中表达了他们对于特朗普的强烈支持,表示他们支持特朗普的价值观,而非其个别言论。

4.美国宗教影响力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是在家教育的持续流行。目前美国有200万学生在家接受教育,占全美学生总数的3.4%,而且这个比率仍在以每年7-15%的速度增长,家庭信仰在这个过程中对下一代人产生了稳定而深刻的影响。

5.美国的政教分离体制曾在一段时期内限制了基督教的表达权力。在美国,人们可以自由讨论性、暴力、犯罪甚至伊斯兰教问题,但对于基督教的讨论却成为政治禁忌,这种现象无疑是荒谬的。尽管2016年的总统大选对于美国的宗教实践并未产生巨大影响,但其却极大刺激了公众对于宗教问题的公开讨论。


 

二、张伟:圣经启示录中所描述的未来战争

1.《圣经》对于战争和军事问题的预言通过不同动物意象进行表达,而且描述的战斗场景也对应了当前世界军事力量发展的趋势。例如,对于蝗虫的描述反映了生化武器的特征,而对马军的描述则对应了特种作战和信息作战部队等。

2.关于“哈米吉多顿大战”的记录散见于《启示录》、《以西结书》、《撒迦利亚书》以及《列王记》等章节,其中描述的场景在现实世界中也得到了部分印证,比如幼发拉底河断流等。特别是以色列面临北、东、南三个方向的战略威胁,在当前中东地缘政治格局中得到充分反映。

3.《启示录》预言了“四马奔腾”的时代,不同颜色的马代表着从短暂和平到灭世灾难的不同历史时期,而《圣经》预言的最后的战争很可能就是现实世界中的核战争。


三、王陶陶:复兴基督教——特朗普重塑合法性的必然选择

1.意识形态的合法性构成了权力的思想基础。对于统治者而言,思想的钳制远比军队更加有力。英国国王因为君权神授的宗教基础实现了对于大不列颠帝国的稳定统治,而法国国王却因世俗经济活动削弱了宗教民意基础,在一场因加税改革引发的革命中被送上断头台。

2.代表美国保守势力的特朗普面临意识形态合法性危机,在国家政策层面主要表现在难民政策、非法移民政策以及对俄外交政策等问题上。

3.多元文化与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标准给特朗普政府制造了大量政治困境:不同的意识形态的标准使同一政策面临对错是非的不同解读;必须以对方的意识形态标准解读自己政治动因使美国政府陷入了先天道德劣势;完全以经济利诱,而不能施以道德优越感的政权将面临政局失稳的风险。

4.复兴基督教对特朗普的政治助益包括:通过构建新意识形态,诠释新的政治道德标准;不需要遵循对手的道德基准解读自己作为的是非;构建自身的意识形态优势等。

5.基督教意识形态将对美国的整合发挥积极作用,能够弥合黑人和拉丁裔族群的分裂主义倾向,强化和固化外来移民的美国身份认同,并且抵御伊斯兰教等宗教势力的渗透。但基督教在美国的复兴也将同时面临机遇与挑战,特朗普政府的总体政策还在形成和调整过程中,能否像某些福音派人士期待的那样增强美国宗教实践的影响力值得我们密切关注。(全文完)

[责任编辑:蒋佩华]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