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会议简报】知远防务论坛•2017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印度洋

2017-03-30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访问次数:

当前,中国正推动“一带一路”倡议的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主要线路之一,印度洋是其经过的重要区域,处理好与关键国家和关键节点的关系尤其重要。其中的关键项目既能推动国家间的经济合作和文化交流,同时又面临着不同的安全风险。为了更好地促进国际间合作与共同发展,有效应对威胁,有必要就上述问题展开深入讨论。为此,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深港海事安保有限公司,于3月23日在上海联合举办了相关主题研讨会。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反恐与海外国际安全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温琪担任会议秘书。

三沙卫视、澎湃新闻等媒体对会议进行了报道和采访。

发言专家主要观点如下:

一、Nawala Gamage Panditharathne

斯里兰卡国防部副部长——民事安全与发展

发言题目:斯里兰卡的海上安全与保障

 

1、索马里及海盗威胁

索马里海盗抬头的原因归结于索马里政府管理和经济机会的缺失。这片地区接近世界最重要的海上贸易航线,介于亚洲、波斯湾和欧洲之间的航线要经过索马里的亚丁湾。海盗还通过索马里海盆影响到南至北的路线,并沿着东非海岸一直延伸到坦桑尼亚和马达加斯加岛。因此,索马里海盗对该地区造成巨大的经济影响。同时,海上的不安全会直接影响到陆地的不安全。

2、斯里兰卡对于安全问题的理解

斯里兰卡位于马六甲和印度洋之间的位置,斯里兰卡政府高度重视安全问题及其所扮演的关键角色,注重海洋航行网络。2009年,斯里兰卡成为第一个允许私人军队和安保公司(PMSC)在加勒港的海军装备处存放武器的国家。这需要国防部监督的当地代理机构执行,确保以合法的方式控制转运的武器。2010至2014年间,越来越多的船舶运营商选择雇佣私人承包的武装安保人员保护其免受索马里海盗的攻击。

加勒是斯里兰卡唯一一个提供这项服务或加油的海港,由于其重要的战略地理位置,几乎所有的私人安保公司都选择该国,为途径印度洋海盗肆虐区域的商船提供安全产品。

在斯里兰卡设立经营许可证需要以下条件:私人军事和安保公司(PMSC)简介;船上安全小组任务的国家授权;有关国家的武器和授权情况;公司董事、团队领导人的情况(护照复印件);私人军事和安保公司在归属国的注册证书;作为本地代理的委托书(代理人必须在斯里兰卡注册成立,并在CASA有会员资格);本地代理机构提供的申请书。

由于国际社会采取的应对措施,近期印度洋的海盗袭击事件有所下降,并逐步恢复了穿越该区域的最短距离路线。国际社会的回应使得高风险区域缩小。虽然攻击和劫持事件有所下降,但该区域的风险矩阵仍然很高。但不同的是,海盗的攻击能力如今被限制于索马里海岸线附近水域。

3、海上安全局势的恶化

自从2016年12月以来,海洋安全局势动荡。也门的冲突和索马里的困境对商船造成极大的影响。目前的海上威胁主要有:海盗、水雷和海上恐怖主义。

二、汪川研究员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反恐与海外安全国际研究中心主任

发言题目:吉布提后勤保障基地建设和运营的风险评估


1、近期来看,其面临着工程建设和空域管理冲突的风险。吉布提工程原材料匮乏,相关熟练的建筑工人较少,相关的建筑标准、流程和政策较落后,政府办事效率较低,导致原材料和沟通成本较高;其次,根据美军的调研评估结果,吉布提的空域管理较为混乱,飞机起降约30%出现问题。

2、中期来看,最大的威胁来自恐怖主义。吉布提由于政治体制问题、贫穷、难民较多和犯罪率高,为恐怖主义的发展提供了社会条件。其次,吉布提军队无法很好地对其海岸线和陆地边界的安全进行有效控制。近期也发生了多起索马里青年党针对吉布提的恐怖袭击事件。对于中国的建议是:第一,不要轻易介入西亚北非战乱国家的冲突,以免引发针对性报复;第二,加强与吉布提本国及其他国家驻军合作,建立健全外围防护体系;第三,依据非致命性武器技术、战术与流程,建立健全内部防护体系。

3、从长期来看,主要风险是大国拆台的可能性。中国吉布提后勤补给基地的租期为十年。首先,从美国的视角看,中国的吉布提基地并没有威胁到其军事安全,与其在非洲的能源资源的潜在冲突也因为美国的能源革命不复存在。因此,在十年内美国拆台的可能性较低。第二,从法国视角来看,法国在吉布提军事基地是其非洲军事基地矩阵的一环,是为了法国在非洲大量政治经济安全利益而存在的。法国应会高度警惕中国以军事存在支撑非洲利益的扩展和维护。从大国博弈近年的规律来看,如果一旦产生剧烈的利益冲突,可能的干扰手段包括:凭借对当事国政府的施压或利益交换促使其对国外基地期满不再续、提高租金价格、甚至强硬封锁(断水断电断补给)。相应的对策是:响应法国在非洲的“多边政策”,加强合作,避免冲突。第三,在日本和印度方面看,其高度警惕中国可能以军事存在影响日、印在中东的能源安全。相应建议是:持续强化吉布提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形成军/商双线捆绑发展态势,增强抗政治风险能力;加强社会层面的战略传播,监测竞争对手的战略传播与活动,增强抗社会风险能力。

三、张家栋教授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南亚研究中心主任

发言题目:“一带一路”在南亚的进展与前景

1、“一带一路”在南亚的现状

“一带一路”在南亚包括两大走廊,即中巴经济走廊和孟中印缅(BCIM)两大走廊倡议。首先,“一带一路”有着深厚的历史和人文基础,并试图解决沿线国家的交通和联通问题,此外,中国在南亚已经有了一系列重大的合资项目,包括港口、交通项目,在此情况下,中国在南亚地区“一带一路”项目的展开较为顺利,BCIM的倡议还要考虑印度的态度。其次,中巴经济走廊的瓜达尔港已经正在建设中,目前在巴的中方工作人员,巴方平均都配备了两名安保人员以确保人身安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倡议最早由云南省政府提出。2013年5月,李克强总理在访印期间正式提出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得到印度、孟加拉国和缅甸三国的积极响应,成立了孟中印缅(BCIM)经济走廊联合工作组,但真正落地并非易事。

中国与斯里兰卡的合作早于巴基斯坦的合作,起步较早。印度洋过去的交通枢纽都是英国人留下的,是以印度为中心。斯里兰卡近年有了很大发展机遇,其一直试图在中印之间寻找平衡,把南方的港口交给中国开发,最北方靠近印度的港口交给印度,而科伦坡港斯方自己管理。国家的北中南分属于三个大势力,对于中小国家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战略。

印度对“一带一路”的态度一直以来都十分消极和质疑。但近年来,民营企业在印度投资积极,新兴产业在印度活动积极。截至2016年底,中国对印度直接投资额累计超过48亿美元。 据不完全统计,2000年至2016年3月,中国互联网企业对印度创业公司的累计投资额约为13.5亿美元,而到2016年年底,投资额已增至23亿美元。

在金融方面,有亚投行作为金融保障,2016年亚投行投资9个项目,其中2个在巴基斯坦,1个在孟加拉,基本都是电力、交通项目。此外,还有金砖银行,但还未开始运营。从数量、金额、贸易额等方面来看,南亚占整个“一带一路”项目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2、“一带一路”在南亚面临的风险

“一带一路”在南亚面临着三方面的风险,即安全、环境和政治风险。安全风险主要是恐怖主义和海盗等非传统安全风险。但南亚主要国家的恐怖主义形势在好转,巴基斯坦的总体安全形势得到改善,但目前处于瓶颈,很难迅速恶化,也很难得到迅速改善,但总体可控。安全风险不应该是中国人走出去的障碍。

环境风险主要来自水资源短缺和空气污染。政治风险包括,中印关系和南亚国家国内政治因素,如斯里兰卡大选、印度废钞、尼泊尔政局变化等。

四、张耀研究员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海洋和极地研究中心主任

发言题目:中国与印度海洋合作的机遇和挑战


1、中印两国的海洋利益比较。中国的海洋利益是经济与贸易,航行自由,参与全球海洋治理,维护领土主权。印度的海洋利益是经济和贸易,航行自由,参与全球海洋治理,印度洋的主导权。

2、中印海洋合作包括两国的共同利益和面临的潜在挑战。共同利益是经济和贸易需求,航行自由,参与全球海洋治理。潜在挑战主要是地缘政治竞争,印度对中国印度洋战略的疑虑以及中国对印度的太平洋战略的疑虑。此外,两国还面临着陆地领土纷争的问题,但在当今已不是国际关系的主要问题,海上权力纷争往往成为主要原因。目前两国所面临的挑战处于可控范围,并没有对对方的发展构成根本威胁。

3、中印海洋合作的前景。两国需要建立战略互信、减削战略猜疑;互相尊重对方核心利益,不参与不支持任何妨害另一方海洋主权的行动;两国可以首先从低敏感领域开始海洋合作,逐步加强在非传统海洋安全领域的合作;中国和印度可以在国际海洋秩序的改革中增进协调和合作。

五、讨论环节

1、也门海域的水雷问题

深港海事安保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周昀指出,也门的水雷问题是由于近两年的内战,武装分子将水雷扔到海里攻击军舰,但由于水雷是不可控的、受洋流和潮流影响会漂流,且水雷在水下看不到,因此对来往商船构成潜在的威胁。Panditharathne副部长称,应该更加关注如何避免船舶受到水雷伤害,进入该区域的船舶应向英国海运贸易组织(UKMTO)报告动态,该组织会发布航行警报,及风险提示信息,确保船舶能够安全通过该水域。

 

2、巴基斯坦的安全问题

张家栋教授指出,其实,在巴基斯坦没人反华,巴基斯坦人民大部分都希望中巴经济走廊从自己家门口经过,包括俾路支和信德省。虽然存在一定的内部争端,但我们应该换个思路,中国也曾经存在过社会比较乱的时期,我们当时是怎么解决的?通过发展解决,中国的安全观叫做发展安全观,发展了才有安全。这些经验在历史上都是经得住检验的。经济得到发展后,人民都找到自己的工作,生活水平得到提高,许多问题就迎刃而解。现在对巴基斯坦也是这样定位,巴基斯坦并不是一直都乱,它曾经一度是较好的。在2001年“911”事件后,安全局势才逐渐恶化。但安全问题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在中国的帮助下,巴基斯坦未来会走得更好。

中文观点根据录音简要整理,尚未经发言人审核。

[责任编辑:蒋佩华]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