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知远所应邀参加斯诺登事件一周年研讨会

2014-06-12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访问次数:

2014年6月6日由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互联网实验室、《中国信息安全》杂志共同主办的斯诺登事件一周年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导语:

6月5日,是斯诺登事件一周年的日子。最近突然有风声说,斯诺登希望选择巴西作为居住地。不过,即使斯诺登在8月前往巴西,也错过了现场观摩世界杯的机会。生活就是在充满偶然和遗憾之中,斯诺登改写着这个全新时代的历史,也书写出一段自己的非凡人生。

格瓦拉处在一个政治狂想的浪漫年代,斯诺登则属于另一个年代。斯诺登或许缺乏切格瓦拉的浪漫气质和多情传奇,但他仍符合时代偶像的条件:年轻、英俊、理想主义、舍身投入自己的事业。能与世界头号大国对抗的是斯诺登的黑客技术,而不是切格瓦拉的枪。

专家观点:

李健(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创始人):应建立独立客观的网络空间战略评估体系

以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为中心,实施尽可能范围的信号监控,是任何一个国家都在进行的事,唯一有所区别的是作为与不作为,技术高超与技不如人。所以,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全球信号监控任务不会停止,只会更加隐密。应建立独立客观的网络空间战略评估体系,对已知的和未知的网络风险进行评估、推演,以协助中国制定正确的网络空间战略。没有经过客观的评估,我们所谓的战略可能都是经不起实验的。

卢卫(中国互联网协会秘书长):斯诺登事件的思考及未来网络空间战略的三个结合

我国网络信息技术发展先天不足,对一些核心技术的自主研发能力较弱,在关键芯片、核心软件和部件上严重依赖进口,特别是涉及网络信息安全核心技术的软硬件可控能力较弱。因此以国家意志来保障网络空间安全与发展正在成为各国的国家战略与核心竞争力,网络空间已成为培育新的国家比较优势的重要领域。我国在网络空间治理上与西方大国相比还存在差距,必须以国家意志来加强顶层设计和组织实施,实现跨越式发展。

方兴东(中国博客教父博客中国创始人 WEB2.0倡导者):21世纪的切•格瓦拉:改变历史的斯诺登

“21世纪的切格瓦拉”,大概再也找不到比这个更恰当也更富有褒义的称号了。整个过程,斯诺登呈现了一种编写精巧程序的非常功力。美国时间6月5日,一个个惊天秘密陆续曝出。历史因此被改变,历史也从此改变了斯诺登。这一年来,人们看到的斯诺登不止是一个技术员,更是一个懂得挑逗媒体和大众的传播高手。斯诺登非常了解如何激发新闻效应,几乎每周保持一点新闻猛料出台,连续剧一般却又极富节奏感,每次不多也不少。而好莱坞的电影商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绝世题材:黑客理想的信念、程序员的慎密,消瘦、苍白的脸,斯诺登的形象将在明年两部以他为主角的电影中亮相。有理由相信,斯诺登未来依然有可能让世界再次沸腾。

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斯诺登事件是美国的苦肉计?

美国反思提供全球化公共产品不划算,不仅遭遇权力东移,还遭受权力下移的挑战,后者就是所谓全民觉醒时代的来临,应对这两方面挑战的战略目光再次放在了互联网上。我故此大胆提出斯诺登事件可能是美国政府的苦肉计,不是指美国的两党之争造成,而是美国政府有意为之(比如,军工复合体就常常挟持美国政府对外战略),通过斯诺登的“泄密”表明美国控制互联网的权威,刺激各国搞自己的国内网,增加全球化成本,制造分割的全球化,阻止被赶超,延续美国霸权,如TPP、TTIP等更高标准的全球化设计一脉相承。

沈逸(复旦大学国际政治学副教授):中国的网络安全挑战与对策分析

美国网络安全的话语支柱,是最容易被人忽略但同时具备最重要的潜在影响力的支柱。话语支柱的主要体现,是美国政府对全球舆论空间,包括他国境内的民间舆论,所具有的议程设置能力以及以战略沟通为主要特色的舆论塑造能力。话语支柱的功能,是减少乃至消除在全球范围扩展美国网络安全时所遭遇的阻力。如前所述。美国网络安全战略本质,是将美国的主权边界扩展至与全球网络空间尽可能重合的状态,在此过程中,面临的最大阻力,是西方国家在17世纪创建并拓展到全球的国家主权观念。话语支柱的任务和功能,就是改变美国之外国家的各类个体对美国行动的抵触程度,通过塑造议程和解释框架,实现目标。

李欲晓(北京邮电大学国际学院院长、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增强网络风险意识和信息的准确和安全性刻不容缓

网络和经济的全球化确实把各个国家从传统的地理的分割和时空的分割连接成为一个更为紧密的整体。所以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以前我们依靠地理的屏障或者说是其他的一些自然障碍保证自己安全的时代恐怕已经过去了,尤其是在网络空间里面,不管是你的服务还是你的信息,还是你的设备,包括你的行为以及你的日常活动甚至心理的表现,都可能通过网络去传递到全球的任何一个可能的角落当中去。在这个过程中也就意味着我们在面对这样一个全球性网络化的环境下,未来我们要去考虑怎么样找好定位。

吕本富(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中国企业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中科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副院长):美国信息霸权是人类文明的倒退

美国精确的监控使得世界其它国家有理由在互联网世界“各自为政”,这是人类文明的大倒退。因为互联网发明促进了文化交流等等诸多方面的发展,假如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小网,这就是文明的倒退。美国为了一己之私,割裂了世界文明的成果,绑架了互联网,把互联网军事化、政治化,作为它自己的一个工具。这就需要有一个世界文明的力量,代表文明发展的力量来平衡美国人的霸权思想,要站在整个未来发展的角度来驳斥美国人的一己之私,我们需要再平衡。再平衡的这个策略不是说我们自己一个国家要干什么,而是从一个大国的发展趋势角度看问题。更重要的是要学习美国的精确能力、体系能力等诸多先进经验,并吸取教训。

寿步(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教授):斯诺登事件与中国网络安全战略设计

我要说明的是,美国主导了英特网,当然应该讲它是“美国的”。我们应该要干什么?我赞成在微信群里李立中的观点,他提出一个双环路设计方案,技术上如何实施,能不能行得通,这个我不讨论,我相信我们的技术专家一定有办法实施。我希望应该考虑十二个字,中国应当有自己的一套网络体系。这套网络体系“对外互联互通,对内自主可控”。我们当然不是现在就想断网,断网有太多损失。但是你不能不考虑“最危急的时刻”。如果你总是受制于别人,网络上受制于别人,外汇储备受制于别人,那你以后永远受制于别人。以中国的体量,以中国的实力,以中国这么大的国家,你不是跟在美国后面做跟班就行了,英国可以做跟班,中国不能做。我们一定要让中国的网络实现“对外互联互通,对内自主可控”。如果这个实现的话,我们的网络安全就最终可以解决。

檀有志(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系主任、国际政治经济学系主任):网络空间特质、挑战与中国网络空间治理

“司“——如何避免九龙治海:中国毫无疑问是网络空间大国,在十八大的指示下,网络安全已经被提到很重要的位置,除了国安委组长之外,下面的更为关键,有发改委、总参等等,我们怎么来防止九龙治海的方式,在这里面也会出现九龙治网,怎么样让它各司其职,从而加快网络安全布局。

“诺”——亮出网络空间红绿灯:在其他国家纷纷出台了各种国家安全战略的时候,我们国家在这方面也应该做出。诺,一方面,正面来看是直接亮明我们的态度,这叫给的是绿灯。另一方面我们要立法筹划中国的互联网安全法,这个就是划红线。为什么美国侵入华为叫合理正当,或者我们侵入你的商业网络就是不合法不合理,被起诉。

“登”——技术上的攀登:无论是技术层面的,还是理念层面的,我们要有勇于攀登的精神,一方面怎么样做到自主可控,另一方面要积极应对发生的各种事情。在技术个理念上突破固有思想,在网络空间中实现中国梦、强国梦。

万涛(IDF创始人):我们在互联网威慑情报上还没有显著的触动和进步

昨天外交部提了一个互联网四项原则,但其中关于主权和共治涉及很多的操作看起来完美但存在很多操作上的不可确定性。今天是斯诺登事件一周年,也是诺曼底登陆70周年,但是我们知道历史上二战胜利短暂的喧嚣后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漫长的冷战时期。 所以未来会是怎样的走向和趋势以及影响力也取决于在座的专家智慧等各个层面的共同作用。在这个非常重要的拐点或时机我觉得我们作为安全领域的专家或从业者,一定要心怀对历史与社会进步发展的敬畏,并将战略上的智慧与产业发展等方面结合去权衡演绎。应该体现大国的体量和自信,循序渐进,有章有法,安全最终还是要为我们的产业和经济发展去服务。

李海东(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网络安全与中美关系----斯诺登事件的启示

当前美对华战略围堵态势逐渐清晰化。不论是美国决策圈内强调意识形态与价值观的自由派,还是强调军事实力的现实派,其对华政策的基调都主张强硬。这也是奥巴马对华政策越来越富挑衅性的主因。客观而言,美国在网络空间相关技术领域优势明显,对网络空间的军事化实施最早且系统。网络战略从最初的防御为主发展到今天越来越强攻击性。这对其他各国网络安全构成严重威胁。鉴于美国“零和思维”观念,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能否构建成功关键取决于中国自身对美战略与实力。美国关于中国情报与军事机构窃取美国工业技术后进而制造产品与美国竞争的指责空洞乏力。其专门针对中、俄、伊朗、朝鲜的指责更揭示其明显的政治意图。斯诺登事件及最近美司法部起诉中国5位军人事件表明:中国是受害方,美国则是加害方。美国对中国的反复指责的无端性得到充分证明。美国是从权力角逐角度看待中美网络空间纷争,难以客观。

秦安(《中国信息安全》网络空间战略论坛主编):从网络大国到网络强国,打铁还需自身硬

对美对策方面,我们一定要看到:其一,不要把美国的做法简单地归结为道德问题,要考虑到其背后的战略谋划,美国正按照既定战略逐步落实。其二,不要以应对美国的舆论攻势代替中国从网络大国到网络强国的现实努力。中国必须踏踏实实走出自主可控安全的发展道路。其三,不要用斯诺登的出现减轻中国肩负的责任。斯诺登只是延长了热炒中国涉军黑客到起诉5军人的时间。为此,可坚持“对位布局”谋大局,采取“对路出击”出硬拳,最后实现“对等制衡”的战略制衡态势。

胡钢(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知名互联网律师):中国应当在虚拟空间“横刀立马”

斯诺登事件后,全球很多个人组织都针对美国的非法监控行为采取了诉讼等法律措施。仅在美国,自称追求“法律、自由、隐私”的电子前线基金会(EFF)等全球约200家网站组成的联盟就于6月5日开展了“重置网络”(Resetthe Net)行动,以携手反对美国政府实施的大规模监听项目,并采取应对措施。该行动得到了斯诺登的公开支持。而早在2008年,EFF就代表美国数百万公众,依据美国宪法等法律起诉美国政府、美国国家安全局、小布什总统和奥巴马总统等的非法监控行为,并要求被告承担惩罚性赔偿。去年美国法官做了一个简易的裁决,驳回了美国政府方面有关国家利益的抗辩,本案继续审理。而最近德国联邦总检察长哈拉尔德朗格也决定对美国情报机构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手机一事启动刑事调查。我们对此应当密切关注,适时推出综合应对措施。

[责任编辑:蒋佩华]

共1条记录/1页  
[收藏]